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66)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66)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接下来,一道又一道的光柱冲天而起,随后又凝聚成一个一个亮点。亮点上下有致,仿佛按照一个神秘的规律错落在半空中,将周围的Y_in影驱散。 而在亮点的中间,方鹤微微皱了皱眉头,他轻轻地抬起手。食指在半空中一点

  接下来,一道又一道的光柱冲天而起,随后又凝聚成一个一个亮点。亮点上下有致,仿佛按照一个神秘的规律错落在半空中,将周围的Y_in影驱散。

  而在亮点的中间,方鹤微微皱了皱眉头,他轻轻地抬起手。食指在半空中一点,体内的灵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倾泻而出。

  从第一个亮点开始,有无数条细长隐秘的银线将悬浮在空中的亮点连接起来,一个造型繁复的阵法慢慢地出现在半空中。

  等到灵力上下游走一番后,阵法便突然以极快的速度下降,烙印在了铃铛上。

  跟半空中一摸一样的阵法在铃铛上浮现,大概三分钟后,又隐秘地消失。

  此时的铃铛跟先前刻阵的那个铃铛看不出丝毫的分别。

  方鹤伸手抚摸了一下铃铛的表面,随后微微用力,体内残余的灵力从经脉里流出,尽数流入到铃铛中。

  铃铛上面的阵法隐隐浮现了出来,淡蓝色的阵法印刻在金色的表面上,分外显眼。

  阵法的运行极为流畅,将他身上的气息完全包裹住。若不是陶乐乐原本就站在一旁,恐怕都不会将注意力放在这里,更不会发现这里居然还站着一个大活人。

  这次的刻阵极为成功。

  方鹤松了一口气,这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身体的疲惫。他的脑袋被刺得生疼,灵识浓缩到极致的后遗症瞬间涌了上来,就连双手都已经失去了力气,只能无力地垂落到身旁。

  方鹤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他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让陶乐乐将摆在锻造台的器具收拾了起来,只剩下那只铃铛摆放在外面。

  方鹤将铃铛递给了陶乐乐,拉着他的手便朝着门外走去。在路过旁边的炼器室时,方鹤下意识地朝里面看了一眼。

  旁边的炼器室大门并没有关严实,敞开了一大半。之前看到的那个小女孩正盘着腿大大咧咧地坐在那里,将手里的棍子往锻造台上一摆,朝左转了转,又朝右转了转。

  这个动作莫名地有些眼熟,若是放在地球上,就像是烤羊R_ou_串一样。

  方鹤收回目光,继续朝前走着。穿过暗沉而又高温的走廊,来到了大厅。之前接待他们的那名少年正站在柜台旁跟旁边的接待人员谈笑着,见到方鹤两人走了过来,立刻停止了话题。

  方鹤站在他的面前,朝着他轻轻点头朝他问道:“你们这收不收器具?”

  少年点了点头:“收的。”他说着,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陶乐乐手中的铃铛处。

  当两人从炼器室走出来的时候,少年便第一时间注意到了这只铃铛。伴随着陶乐乐的走动着,发出清脆叮当的响声,煞是悦耳。

  只不过……

  少年皱了皱眉头。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两个人进店的时候,身上并未佩戴这只铃铛。这样想着,他心里有了底,对着方鹤的笑容更为亲切了些。

  他自然而然地以为,方鹤才是锻造出这只铃铛的炼器师,什么给小孩炼器都是借口。反正少年在这里招待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看到过有大人给小孩租炼器室时用的是碎灵晶。

  要知道就算在中央大陆,碎灵晶也是大手笔。往往能用到灵石的时候,没有人会用灵晶。

  现在看到这只铃铛后,少年反倒是想通了,想必眼前这个大人是位炼器师,在给小孩玩了一会儿后,便自己锻造起来,打造出了这只铃铛。

  少年将方鹤两人引到了后室。

  后室的书桌后面坐了一名老者。皱纹在他的眼角微微晕开,他的手里正捧着一本书在那里钻研。见有人进来,他不悦地抬起头,粗声粗气地问道:

  “干什么?”

  少年像是已经习惯了老者的坏脾气,他退后一步,将身后的方鹤和陶乐乐的身形显现出来:

  “这两位要卖器具。”

  老者是资深的炼器师,目前对阵法的钻研也极为透彻。他看了一眼少年,视线不耐烦地落在方鹤的身上问道:“要卖什么?”

  方鹤将陶乐乐推了上去:“他卖,这是他炼制的。”

  陶乐乐整只小小地站在那里,极为自豪地朝前走去,将手里的铃铛放在老者面前的桌面上,眉眼一扬,极为骄傲地抬起下巴问道:“这个多少钱?”

  旁边的少年已经看呆了。他的目光落在陶乐乐的身上,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他其实也是一名炼器师,在这里工作的原因也只是为了更好地跟周围的同行交流经验。

  哪怕他实力不够,可在这里工作了这么久,眼力还是在的。这个铃铛造型精美,在铃铛周围,还有淡金色的暗印环绕,手指微微轻扣,便会传来一道悦耳的声音。说句实在话,这东西都能摆在他们柜台上卖了!

  可现在居然告诉他,这东西居然是一个小孩锻造出来的!

  少年没有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表情,他的脸上露出了些许的羡慕、委屈和不可置信的神色。他顿了一下,步伐稍微后退了一些,减少了自己的存在感。

  相较于少年人的激动,老者的反应却极为平淡。他的眼皮懒懒地向上抬了抬,轻哼了一声,便放下手里的书,抓起了铃铛开始打量起来。

  老者只粗粗看了一眼,便断言道:“这只铃铛经过两次的锻造。”

  他摸索了一下铃铛的表面:“第一次锻造显然是技艺不过关,锻造力道不够,火候掌控得不是很熟练,导致最后的成果……啧啧啧。只不过第二次锻造显然进步了很多,材料和材料的融合度也非常高。”

  他晃了一下,将铃铛抛到了桌子上说道:“由于两次锻造产生瑕疵,价格会稍微低一点,大概七千块上品灵石。”

  七千块上品灵石,好多钱!

  陶乐乐一下子瞪大了眼睛,还没等他转身抱住方鹤时,一旁的少年便再度站上前来,提醒道:“徐老,你还没看刻在器具上面的阵法呢!”

  虽然炼器师会找和自己同等级的阵法师刻制阵法,但有时候也不免有一些胡乱搭配的炼器师和阵法师,为了保险起见,检测的人通常要将这两个都验证一番。

  徐老嘴上嘟囔着:“这有什么好检测的,估计那阵法的刻画比这个锻造水平好不了多少。”徐老口中这样说着,但他还是勉强把这个铃铛从桌上拿了起来,将灵力输了进去。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