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4)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4)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虽然印章在修真界失去了法律效率,但总体来说按上去算是一个证明。 他当着时朔的面,摊开那团被揉着发皱的复印纸,在下面底部结结实实地按上了一个红 从此,修真补习班招到了第一个学生! 在方鹤按下印章的同时

  虽然印章在修真界失去了法律效率,但总体来说按上去算是一个证明。

  他当着时朔的面,摊开那团被揉着发皱的复印纸,在下面底部结结实实地按上了一个红印。

  从此,修真补习班招到了第一个学生!

  在方鹤按下印章的同时,原本摆放在讲台上的《劝学》篇章便自动地浮在了半空。上面的灰尘无风自散,露出了底下的字迹。字迹虽小,可看在时朔的眼中就像是一块块珍宝。他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跑到讲台旁,将这张纸小心谨慎地拿在手里。他的手微微颤抖,仿若这张纸有千金之重。

  半晌,他才终于抬起头来,一副求学若渴地问道:

  “爹爹,我们什么时候再上课?”

  方鹤子:!!!

  他啥时候喜当爹了!

 

 

第3章 

  方鹤好说歹说才让时朔松口改叫老师,并将课程频率定为七天一次,一共十四节课。

  时朔倒不着急。他拿着剑在补习班不远处的山崖上盖了一间屋。每天方鹤醒来的时候,都能看到时朔站在那里负重练习,晶莹的汗水顺着他的肌理滑落到地面上,溅起水花。

  这段时间里方鹤也没闲着,特意找了一个风景秀丽、阳光充足的地方,搬出小桌子小椅子,喝着茶写着教学计划,别提有多惬意了。

  七天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

  方鹤优哉游哉地拿着教案走进教室,一看差点笑出声来。时朔此刻坐在前排,双手交叠端端正正地坐在位置上,背部挺直,双眼目视前方,坐姿标准得跟个小学生似的,有一种巨大的反差感。

  方鹤忍住笑意,将教案放在讲台上,拿起粉笔开始上课。

  虽然是同样的一个篇目,但教学内容和上课方式还是有所变动。像一些字词详解便可以掠过去,方鹤更注意的是深入浅出,引出其他课文材料,让时朔的眼光不必拘泥于一点,思想更为开阔。

  时朔捧着那张纸认真地听着,时不时拿着一只小毛笔在空白纸上做着批注。他原本以为这堂课就跟之前的体验课一样,方鹤管的是他的态度。但他没有想到,对方的每一次旁征博引都能给他带来新的视野。他对于道的感悟越发明确。

  这种感觉就像上千年的传承,被人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一条一条地整理出来放到你面前,你可以慢慢地整理自己的思路。时朔很享受这样学习的过程。他可以感受到思维的火花碰撞。

  一堂课下来,他受益匪浅,再次拿起手中的《劝学》篇章时,他更有不同的感觉。

  “君子曰:学不可以已。”时朔开始朗读,“青,取之于蓝,而青于蓝。”伴随着他的读书声,点点蓝C_a_o没出,荧光一点一点地溢出,开始修复时朔的灵根。随着时朔朗读的句子越多,体内灵根修复的速度越快,周围的景致也越加新奇。

  方鹤还是首次看到这样神奇的画面。

  书中的内容伴随着琅琅的读书声展现在他的面前,画面精致而又生动,隐隐还能闻到泥土的清香。青蓝色的蔓C_a_o一寸一寸地探出头来,欢呼而又雀跃。车马在面前驶过,缓慢而又悠长。在道路的旁边,站着一个白色身影。他的衣着被简单地勾勒了几笔,带着几分儒家的神韵。他抬头念道,声音和时朔的重合在一起。

  天地广阔,道韵悠长。

  在第一段快要读完的时候,时朔体内的灵根生长速度开始加速,直到身影消失、万象俱灭时,时朔的灵根已经修复了一半。大概再一个课程,他就能再次修炼。

  时朔握紧双拳,神情有些激动。不光如此,他的眼界开始放远,对之前所学的功法理解加深。他目光灼灼地看向方鹤,正准备说些什么,便听到楼下传来响亮的喧哗声和桌椅倾倒声,仔细一听,还能听到一道男声高声呼叫:

  “人呢?让时朔给我出来!”

  方鹤余光微瞥,就看到时朔的脸色一瞬间难看下来。他扬了扬眉,拿在手里的尺子在桌上一拍,发出一道响亮的碰撞声。声音震耳欲聋,从楼上传到楼下。

  楼下瞬间没了声音。

  方鹤伸手拍了拍时朔的肩膀道:“我们下去看看。”

  一楼大厅的中央已经被一窝人占领。他们穿着统一的制服,嚣张跋扈地站在那里。在他们的周围,是倒下的桌椅以及被打落的藤蔓。

  看起来极为凌乱。

  见他们下来,人们立刻将目光投向他们,确切地来说,是投到时朔的身上。为首的人一脸嚣张,他踩踏在倒地的椅子上,微微弯腰对着时朔抬了抬下巴,声音揶揄地说道:

  “瞧瞧这是谁,这不是我们的天骄吗,怎么来到这个地方学习东西了。”他将剑从储物袋中摸了出来,剑尖轻轻一挑,便将一张纸挑了上来。

  这是之前用伪·马良神笔画的那张招生“传单”。当时时朔并没有把它当回事,就这样随手一放,如今恰好落入了对面人的眼中。他轻佻地拿起这张纸看了一眼,随即发出一声嘲笑声:

  “来来大家都来品品,我们这位金丹俱碎、灵根全无的天骄还在做着白日飞升的春秋大梦呢!”他的目光牢牢地盯在时朔的脸上,半是嫉妒半是嘲讽地说道:

  “可惜啊,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了。”他将纸团揉成一团往旁边一丢,另一只手扬起剑,剑锋笔直逼近时朔,再向前一点便能划破时朔的皮肤,“现在连宗门都放弃了你,你不如就趁此机会去死吧。”

  话音刚落,他拿着剑的手便被狠狠地拍打了几下。他下意识地收手,但还是没来得及,古铜色的皮肤以R_ou_眼可见的速度泛红。这时,他才将目光移到方鹤的身上。

  刚开始,谁都没有注意到方鹤。他身上没有任何修为,又年轻,跟时朔一起下来,大家都误认为他是时朔在凡间找的小跟班。可此时,他这一番动作倒是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了。就连时朔都一脸紧张地望着他。

  被这么多人的目光紧锁着,方鹤倒不着急。他将倒在地上的椅子扶起来,擦了擦便坐下,就这样靠着,抬了抬下巴,对着为首的人问道:“说完了吗?”

  “你谁?”为首的人眼神狠厉地盯着方鹤,他的右手已经肿得老高。无论灵力怎么输送,都无法消肿。

  方鹤用尺子指了指他的脚下,慢条斯理地说道:“你脚下踩着的这片土地是我的。”说完,又指了指站在旁边的时朔道:“这人现在也是我罩着的。”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