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30)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30)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但这对荀禹诺来说并不是一道难题,他的掌风一扫,一大片的胭脂蜂便从空中坠落躺在地上。原本遮蔽得密不透风的天空霎时透进一律光亮来。然而即便如此,还有更多的胭脂蜂掠过荀禹诺,朝着方鹤涌来。 漫天遍野,劈头盖

  但这对荀禹诺来说并不是一道难题,他的掌风一扫,一大片的胭脂蜂便从空中坠落躺在地上。原本遮蔽得密不透风的天空霎时透进一律光亮来。然而即便如此,还有更多的胭脂蜂掠过荀禹诺,朝着方鹤涌来。

  漫天遍野,劈头盖脸地朝着方鹤飞来。

  “小心!”荀禹诺高声提醒道。周围的灵力顺着无形的脉络凝聚至他的掌心,源源不断的寂静之力散发出来。他猛地朝前拍去,剧烈的掌风将周围的胭脂蜂一个不落地包裹进进去。胭脂蜂的翅膀开始猛烈地扇动起来,极为慌乱地窜在了一起。在这一刻,它们像是没有了触觉、没有了视觉,甚至感知不到任何事物的存在。渐渐地,它们的尾刺开始胡乱刺了起来,狠狠地扎在了同伴的身上。

  不到一会儿,它们便乱成了一团,然后径直向下掉落,铺了满地。

  荀禹诺收回了掌,不去看地上的惨状。他快速地朝着方鹤的方向走去,当看到方鹤那里的情形时,他突然就顿住了脚步。看到眼前这一幕,他觉得修真界对于阵法师的实力现在开始要重新估算一下了。

  这哪是阵法师啊,这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聚宝盆。

  方鹤就这样站立在那里,身形颀长,白袍纤尘不染。他就这样站立在那里,嘴角含笑地望着荀禹诺,一副温润如玉的模样。而他的身后,则是漫天飞舞的红霞,娇艳怒放。

  胭脂蜂在最兴奋的状态时,它的通体会呈现出殷红色,尾刺会放出珍贵的红雾。红雾凝结成霜,便是修真界最有名的醉胭脂。

  醉胭脂在外界千金难求,毕竟不是谁都可以让胭脂蜂处于这样一个兴奋的状态。对于普通人而言,他们更害怕的是胭脂蜂的尾刺上带有的剧毒。

  然而这一切对方鹤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当到了合适的时候,他便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拿出一个手掌大小的方盒。运用灵力将周边的红雾压缩,朦朦胧胧地笼罩在这寸方地之间。大概几个小时之后,这团红雾便会渐渐化开,成为液态。

  大概一盒的红雾会化成三到五滴醉胭脂。

  方鹤赶紧利落地收了十五盒后,才满意地收了手,挥了挥衣袍,便从那一沓红霞里走了出来,来到荀禹诺的身旁,一脸云淡风轻地说道:“我们现在去哪里?”

  荀禹诺看了一眼方鹤,再看了一眼之前他站立的地方——胭脂蜂的尸体密密麻麻地堆积在那里,就像是堆积着一座金山。荀禹诺突然感觉心好似在隐隐作痛。他沉默了一会儿,从自己的身上随手拎起一个令牌。

  令牌的光芒闪烁,好一会儿,才在地上投S_h_è 出一道不甚清晰的光线。光线笔直向前,深入丛林,便不可见。方鹤和荀禹诺同时抬脚,朝着深处走去。

  在行进的过程中,荀禹诺将寂静之力分散开来,笼罩在他和方鹤的身上。当这股力量蔓延过来的时候,方鹤立刻感觉到周边环境的变化。他踩踏在地面的声音骤然无声,呼吸声也在这一刻被一种无形的力量调至最小。就连身上的气味、灵力的波动,都被这寂静之力隐藏得很好。

  他们可以悄然无息地从一些灵兽的面前走过。那些灵兽像是感觉不到他们眼前硕大无比的光团似的,头也不回地与他们擦身而过。

  荀禹诺解释道:“当务之急,就是前往小秘境。”越多越好。

  令牌是有次数限制的,用完一个就少一个。也因此,在刚开始的时候,所要面对的只有隐藏在丛林里无穷无尽的灵兽而已。

  方鹤和荀禹诺赶路的速度极快。身形纵越间,周围的景物在不断变化,最终他们到达了目的地。

  这是一片平坦的丛林,没有遮蔽苍穹的树冠,可以清楚地看到在那平坦的地面上,有三波人再互相对峙。当方鹤的脚刚踏上地面时,对面三波人便同时望了过来。

  他们的目光径直掠过方鹤,落在荀禹诺身上。他们的瞳孔一缩,默契地对视了一眼,随后像是达成了什么协议似的,缓慢地聚集在了一起。

  为首的是他们中间修为最高的一个人。他站立在那里,凶狠地眯起了眼,对着荀禹诺身上:“荀道友你还是绕道吧。这里已经被我们包了。”

  荀禹诺不为所动,他微微垂眸,目光冷淡地落在地上,全身的灵力都在不断涌动,仿佛已经做好了一言不合就开打的准备。倒是一旁的方鹤,见到这一幕,很有默契地退后了一步。

  他的工作就是在晚上的时候用阵法给荀禹诺疗疗伤,打架可不是他的工作。

  这个念头刚在脑子里一闪而过,他就感觉到背后微凉。他反应极快地后退了一步,一个尖锐的匕首就这样擦过他的心脉。只听到“撕拉”一声,他的衣袖被割裂,白色的布料洋洋洒洒地从空中落下,铺到了地面上。

  割他衣袖的是一个矮瘦的男人,全身的灵力隐没,脚步悬空,没有任何声音地出现在方鹤的周围。若不是他在最后出手的那一瞬间,散发的敌意太过明显,怕是这攻击真的落到了实处。

  方鹤的嘴角轻轻向上翘起,目光却是极冷的落在了那个矮瘦男人的身上。他全身的灵力开始翻涌起来,口中轻轻吐出四个字:“过来送死。”

  送死。傻瓜才会去送死。

  矮瘦男人做了一个抹脖的动作,干瘪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极为挑衅的笑容。他的身形正慢慢地淡化在空中,随后好似真的跟周围融为一体似的。

  与此同时,先前开口的男人笑出了声,神情中满是威胁地道:“荀禹诺,我们几个人的力量是动不了你,但你别忘了,你的身旁还有一个累赘。”

  那人的声音陡然降低,恶狠狠地说道:“我们几个,宁可拼到鱼死网破,也要把这个人的命给拿下。你要想想,就一个小秘境,值不值。”说话间,对方的目光落在方鹤的身上,神情中满是不屑地道:

  “我觉得你还是劝劝荀禹诺,毕竟为了这个,把你的命搭上就不好了吧。”

  区区一个炼气期,十几个金丹里随便抽一两个人上,便能轻易要了对方的X_ing命。说话间,为首的那人仔细观察着荀禹诺,见他周边的灵力运转得缓慢起来后,便长舒了一口气。

  倒是一旁的方鹤摸了摸自己缺了一角的衣袖,目光满是冷漠地说道:“搭上我的命?真是好大的口气。”说话间,他全身的灵力开始运转起来,逼入自己的技能里。

  灵力波动的轨迹极为明显,但显然对方并不放在眼里。为首那人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方鹤的修为,便忍不住发出嗤笑:“就凭你?”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