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把魔头逼逼醒了(中)全文阅读

我把魔头逼逼醒了(中)

时间:2020-09-07 13:04 作者:花心者 标签: 甜文 种田文 仙侠修真 洪荒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62章 回来了啊 前辈。说了这么多, 其实这句话才是重点, 晚辈卡在筑基瓶颈上已有些日子, 屡次突破失败,晚辈想问, 如何才能筑基? 她低头先行上一礼,请教别人的时候要虚心, 有礼貌。 一阵风吹来,刮的人眼睛都睁不开,余玉抬手挡了挡风, 待放下时,发现凉亭
第62章 回来了啊
  “前辈。”说了这么多, 其实这句话才是重点, “晚辈卡在筑基瓶颈上已有些日子, 屡次突破失败,晚辈想问, 如何才能筑基?”
  她低头先行上一礼,请教别人的时候要虚心, 有礼貌。
  一阵风吹来,刮的人眼睛都睁不开,余玉抬手挡了挡风, 待放下时,发现凉亭里已然空无一人。
  ???
  怎么回事?
  是她的幻觉吗?
  还是说自己的自救?
  听说人在特别困惑,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时,会特别希望有个人帮忙, 然后那个人就出现了,其实并没有那个人, 是幻觉,是自己想看到的。
  她现在也是吗?
  可是并没有给她解答疑惑啊?
  余玉着急喊了一声, “前辈!”
  空中像是被什么划开似的, 有东西落下线条,不多时勾勒出八个大字。
  ‘量力而行,莫要强求。’
  本心都在劝她放弃吗?
  余玉眉头蹙紧。
  救魔修出来现在于她而言确实就像登天似的,谈何容易,但是如果连想都不敢想,修什么道?练什么法?
  修仙修仙, 本就是逆天而行。
  她不会放弃的!
  余玉拍了拍捡回来的帕子,失落而归。
  ‘量力而行,莫要强求。’
  感觉就是劝她放弃的,好像在说她痴人说梦似的,得不到解决的答案,自然心有不甘。
  难受啊。
  余玉回到卖豆腐脑的小铺子里,在诸多坐坐站站的人里头很容易找到角落里的魔修。
  靠着墙,一双眼闭着,睡着了。
  周围尽是一些指指点点的声音,有说他长得漂亮的,也有的说大街上睡觉成何体统?
  还有不少人怀疑他是不是女扮男装,如果余玉不来,搞不好要去验证验证呢。
  余玉走过去,不急着走,先将桌上放的半碗馄饨给吃了。
  魔修胃口太小,就吃了半碗。
  余玉边吃边抬头看魔修,睡的很是安详,脖间挂着她留下的牌子。
  不枉费她刻了半天,没有丢,乖乖的带着。
  东西吃完,钱给了,带着魔修回家。
  本来还打算上午去花鸟市场,魔修是个很雅的人,喜欢花儿鸟儿那些,下午让他自己活动,全都因为他这一睡泡汤。
  如此也好,可以安静下来修炼,再试试看能不能突破。
  余玉将人带回家,到了门口之后本来还想像往常似的背他,后来一想,这厮都睡着了,他每次一睡着怎么都弄不醒,说是睡,更像昏迷,所以怎么将他弄进去,全凭她做主。
  余玉撸起袖子,一只手穿过他胳膊下,一只手穿过腿弯,一使劲,直接抱着进屋。
  因着第一次抱,没有经验,搂的不是那么好,魔修差点掉下来,她快走几步一把丢在被子上。
  要不然可能会摔着他,这样似乎也没好到哪里去,不知道是不是磕着了他,睡梦中的人眉头拧了拧。
  胸口也溢出血来,大片大片,比从前任何时候都多。
  ???
  碰到他的伤口了?
  余玉连忙将他拉过来,调整好姿势后褪下那半边的衣裳,解开纱布查看伤口。
  果然又严重了,这次扩散的很大,小半个胸膛都开始血肉模糊,像中了毒似的。
  怎么会扩散的这么快?
  余玉摸了摸他的烟杆子,果然感觉到里头散发微微的灵气。
  魔修每次施法都喜欢通过烟杆子,就像点了火一样,肯定会留下痕迹。
  这家伙不要命了,明知道自己小命和真元息息相关,还不停的作死。
  话说回来,为什么要施法?
  莫非又去救谁了?
  平时也是,除了生气那次施法是因为被她气的,往常施法都是因为想救谁。
  等他醒来问问他。
  就作吧,现在怕是只有几个月的寿元了。
  耗完就没了。
  余玉翻了个白眼,认命似的给他擦洗伤口,换纱布,完了衣裳。
  衣裳是法衣,很好换,输入真元它自己会缩成一个球回来,再将手里的法衣给他穿上便是。
  在被子底下完成的,全程没有暴露,就瞧了一个锁骨。
  余玉把他安排妥当,自个儿去了隔壁,脱了鞋袜盘腿打坐,尝试突破筑基期瓶颈。
  一天后自然又失败了,不过还好,感觉瓶颈松了松,在梦里也无需担心伤了经脉,毕竟是假的身体 。
  至于为什么在梦里修炼,现实中也会突破,应该是精神方面的,比如说记下了修炼经验,亦或是精神力在梦里经过千年奔波,异常强大,一口气帮着冲破了瓶颈。
  精神力既是神念,也是魂魄,魂魄强大,精神力强大,精神力强大,神念强大,三者是一个物种,又不是,息息相关就是啦。
  至于猜想对不对,还要回头验证一下,现在只是一个想法。
  其实即便伤了经脉也无需担心,她的太乙木经每次修炼都会凝聚空气中的生机给她,所以她受伤比别人好的快,大概是千倍百倍的样子。
  放在游戏里就是可以加血条,等于一个很大的作弊器。
  余玉站起身,去隔壁看看,她冲击筑基瓶颈用了一夜,这一夜魔修一点动静都没有,不太像他。
  这个点也该醒了。
  余玉推开他的门,正在望着窗外的人回头,长眸潋滟,斜斜瞥了她一眼。
  没有动,也没有抽烟,不知道是伤的太重,完全动不了了还是如何?
  余玉估计是前者,要不然就算懒得下床,烟还是要抽的,没抽肯定有问题。
  “昨儿睡的好吗?”窗户没有完全打开,只开了半扇,余玉走过去,将另外半扇也打开了。
  光瞬间照进来,映在魔修脸上。
  “还不错。”
  兴许是睡太久了,声音里有一丝沙哑。
  余玉给他倒了一杯茶,润润嗓子,递给他时,他没有接,果然是受伤太重完全蹦跶不动了。
  好惨。
  余玉一时不知道该幸灾乐祸,还是该同情。
  想同情他吧,是他自己作的,想幸灾乐祸吧,人家毕竟动弹不得,这么可怜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笑。
  “余玉。”
  魔修突然喊她。
  “干嘛?”余玉坐在床边,吹了吹浮在表面的茶叶,准备亲手喂他。
  “这幅肉身不行了,我们回去吧。”
  余玉喂茶的动作一顿,“你确定?”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