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她又美又强(上)全文阅读

她又美又强(上)

时间:2020-06-13 15:14 作者:猫逢七 标签: 甜文 爽文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本文文案】 江楼月被妖主逼亲,走投无路躲进禁地却意外得了件法宝,通过魂穿完成任务可得神力洗精伐髓,不断变美变强,走向人生巅峰。 第一次魂穿,是只兔精,首辅相公说最甜的话,下最狠的手,甚至谋划弑妻。 江楼月:我帮你暴虐渣男。 第二次魂穿,是位世
【本文文案】
  江楼月被妖主逼亲,走投无路躲进禁地却意外得了件法宝,通过魂穿完成任务可得神力洗精伐髓,不断变美变强,走向人生巅峰。
  第一次魂穿,是只兔精,首辅相公说最甜的话,下最狠的手,甚至谋划弑妻。
  江楼月:我帮你暴虐渣男。
  第二次魂穿,是位世家女,爱慕她的乘黄藏起病态偏执,七年如一日默然守护
  江楼月:我帮你收获深情忠犬~
  …
  第N次,江楼月在自己身体里,她曾痴恋某位仙君数百年,对方不为所动,任她虐身又虐心。
  得神力多次洗精伐髓,江楼月已有惊世美貌和高深术法,那劳什子仙君她不稀罕了。
  于是,当长得和仙君一模一样,很可能是同一人的魔道大佬双目赤红,恨不得将她揉进血骨里时江楼月(¬_¬):走开,不要打扰我修仙!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楼月 ┃ 配角:一堆妖怪 ┃ 其它:
  一句话简介:靠帮妖怪们恋爱来修仙


第1章 第一个情丝结
  “你怎么又哭了,并非孩童,该懂得控制情绪才是,待你冷静下来,我们再商谈,如何?”
  说话的男子看起来二十五六,身形高大,相貌堂堂,语速不疾不徐,颇为儒雅。
  江楼月碰了下脸,果然是湿的,胡乱擦干后看他一眼,这就魂穿了?
  见她抬袖擦脸,钟初煦眼里闪过不易觉察的嫌恶,声音放的更加轻柔。
  “男子三妻四妾本就正常,况且你知晓,我爱的是你,那些妾室不过是传宗接代的工具。”说着微微叹了口气,“我能有今日的地位,整个盛京都知你功不可没,连圣上都封你为一品诰命夫人,以前是多好的名声,可你知现在外面怎么说你吗?”
  “说你就是个妒妇,要绝我钟家的后。”
  江楼月蹙眉:“妒妇?”
  面前这人的话语听起来,同她魂穿的这具身体应是夫妻。
  “多年未有子嗣,自然会落人话柄,我提出去几位姨娘院里住,也是为了堵住外面那些闲言碎语,也好给母亲一个交代。”钟初煦话语里满是无奈,“我们在一起十年,我待你始终一心一意,那后院里,也是这两年禁不住母亲唠叨才陆续添了三房妾室,我一直未曾去过,现今提及也全然是为了你好,这份苦心,你何时才能明白?”
  苦不苦心的,江楼月不明白,她只听明白了一件事,这男子不愿与她同寝而眠,这有什么好犹疑的,当下脱口而出:“好。”
  钟初煦张着嘴,还欲劝说的话一时噎住,极为意外。
  江楼月又强调一遍:“夫君接下来的日子,就去几位姨娘院里歇息,我赞同。”
  因提及此事,她已经伤心着哭过几回了,钟初煦本以为还要费番功夫,没想到这回却应得如此干脆,一时喜不自胜。
  第一步终于是迈出去了,高兴之余,他也不忘捡好听的来说:“府中里里外外夫人都打理得叫人赞不绝口,如今再添上这主母应有的大度,当真是完美了。”
  江楼月语气平平:“此事已定,没别的事,我先回了。”
  她尚还不了解情况,不宜久留。
  见人起身退出厅堂,钟初煦面上的笑意消弭,微低头摩挲手里的茶盏,眸色渐深。
  说是回去,江楼月路都不识,好在有婢女锦棠在旁引路,只不过这丫头一路上都在愤愤不平。
  “凭什么多年无子,所有人都要怪责到夫人头上,去几房姨娘院里那便去吧,指不定她们也无动静,问题就是出在老爷身上也未必呢!”
  江楼月默默听着,心头好笑,她刚魂穿到这女子身上时,便觉出是妖,而那男子,是人。
  不同种族间想要孕育出后代,很难,除非双方实力够强,才能打破隔阂。
  回到院里,江楼月忍不住加快脚步,眼睛晶亮:“去后厨吩咐,做一桌荤菜送过来,不要素,也不要米饭。”
  这可是在人族的地盘,最多的是什么?
  是她在万妖山想到口水直流的美味珍馐,这回她魂穿到别人身上,吃高兴了的是她,可肉却都长在别人身上,还有比这更爽的事吗?
  锦棠正奇怪主子的口味怎么变了,就发现方才还好好的人,骤然间双目无神,试探着叫了声:“夫人?”
  毫无反应,一时不由得慌了。
  江楼月正想着美食暗自高兴,眼前便刷刷闪过无数画面。
  一穷二白的山野小子钟初煦,自小就喜爱读书,渴望着有朝一日能考取功名。
  十七岁那年,他照旧上山采药,正碰见下山的猎户,手里提着只不断扑腾的兔子。
  这种事,他向来不会多管,但今日却不同。
  那兔子极通人性,一双黑润的眼看得他鬼使神差伸出手,用怀里仅有的几个铜板,换了一次放生。
  那兔子是温蕊,修行百年,路经此地时骤然迎来一场雷劫,身体虚弱毫无法力,又不凑巧碰上了猎户。
  妖怪讲究报恩,知钟初煦家境困难,她便幻化人形,总去帮他干农活。
  说来也是奇了,只要经过她手的农田,那是涨势奇好,成熟的比别人快不说,她一亩地能种出人家三亩地的产量。
  家里渐渐好起来,钟初煦上京赶考有了希望,路上的盘缠能慢慢攒下了。
  突然出现这么个帮着他的貌美女子,他也付出一腔真心,待温蕊极尽呵护,日子虽穷,但也其乐融融。
  后来盘缠够了,钟初煦准备上京赶考,眼含热泪许下承诺,考取功名后,必要风风光光娶了温蕊。
  相处两年,温蕊早就动了心,提出无需风光大办,两人当下便在村里设下喜宴,成了亲。
  钟初煦上京赶考,温蕊陪同前往。
  盛京不比村子,那点盘缠根本就不够两人的生活,温蕊始终不曾暴露自己是妖,而变出来的银子只是障眼法,她不愿别人来承担这份损失,日子自是过得十分艰苦。
  钟初煦咬牙备考,温蕊则充当坚实后盾,什么脏活累活都愿意干。
  终于,才情出众的钟初煦,高中状元,那时的他爱惨了温蕊,上任后抱着她痛哭出声,立下誓言。
  日子虽好过了点,但钟初煦的俸禄也就勉强够一家人的温饱,连病都不生。
  于是温蕊开始学着经商,也算天赋异禀,经商之道她一上手从未赔过钱,做什么赚什么,雪球越滚越大。这样能干的一个女子,且还有钟初煦这个在朝堂上不断升迁,炙手可热的夫君,她逐渐也有了自己的名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