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小说 > 平行线3:杀局全文阅读

平行线3:杀局

时间:2021-03-10 20:07 作者:樊落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心理医生被指控谋杀后失踪,警方却发现另有神秘人暗中操纵,是协助潜逃,还是祸水东引?看似意外的离奇车祸,揭开三年前的山难之谜,或是一场早有预谋的杀局……   雨夜过后惊现女尸,残留的奇特香气与萦绕的燕尾蝶,竟与十年前的案发现场惊人相似。是有人

第五卷 真凶游戏 

 

 

楔子

  俞旻从咖啡供应商那里装好货,开车往回走的路上,手机响了。

  她瞅空瞄了一眼,是堂妹俞菲的来电,她一直觉得俞菲是小孩子性情,在哪儿都待不长久,昨天突然说在咖啡屋做事太累,再加上和前男友和好了,就收拾了一下行装坐今天的车回家去了。

  —这不关你的事,全都是她的问题。

  俞旻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她没接电话,手机响了一会儿,停了,没多久又响了起来。

  时间太晚了,俞旻不敢一边开车一边讲电话,刚好道边就有个便利店,她赶忙把车开进去,停好车,滑开接听键。

  “怎么才接?!”

  手机一接通,很暴躁的声音传了过来。俞旻吓了一跳,然后马上回过神,说:“刚才在开车呢,到了?我还以为你会更早就到呢。”

  “车半路抛锚了,真倒霉,总之我到了,跟你说一声。”

  “都这么晚了,你先给家里打个电话,别让叔和婶儿惦记,再打个车,记得别找黑车,不差那两个钱,还有……”

  俞旻把话都交代完了,不知道该再说什么,停了停,问:“你要……”

  “嘟嘟嘟”的忙音传来,对面把电话挂断了。

  俞旻放下手机,通话还不到一分钟,不过好歹是联络上了,她看看对面的便利店,下了车,进去随便买了份盒饭,付账时又挑了罐果酒,打算回家慢慢喝。

  她付了钱,拿着购物袋出来,夜晚寂静,行驶的车辆不多,她打开车门,没有马上上车,而是眺望远处,考虑要不要干脆在车里吃饭,顺便看风景。

  就在这时,一声轰隆巨响在前面响起,那撞击声特别大,俞旻几乎都感觉到了车身在摇晃,她下意识地紧抓住车门,便利店的店员也闻声跑了出来,奔去车道,向前张望。

  俞旻犹豫了一下,把购物袋丢到车里,追着店员跑过去。

  不远处是个十字路口,两辆车在路口中央相撞,MINI Cooper 的车头撞在了大货车的车后厢上,剧烈撞击下,MINI Cooper原地滑了个半圆,被大货车带动着又一头撞去车道的另一边。

  又一声轰响传来,接下来是长长的寂静。接着货车司机下了车,他都吓傻了,在原地转了两圈,像是不知道该做什么。

  “老天……”俞旻捂住嘴,喃喃地叫道。

  她的声音被店员的呼喊盖过去了,一些在便利店买东西的顾客也都跑了出来,大家陆续赶过去,吵嚷着救人和报警。

  俞旻被大家带动着也跟了过去,路灯光芒斜照在MINI Cooper上,车窗都震碎了,上面布满了血迹,一个女人靠在驾驶座上,满脸都是血,血沫从她嘴里不断地冒出来,胸口在剧烈起伏,证明她还活着。

  像是感觉到周围的嘈杂声,女人机械性地活动了一下头,眼珠转了转,呆滞地往这边看,忽然眼睛瞪大了,眼神里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她身体颤抖着,拼命抬起一只手臂,像是在诉说,又像是在求救,想努力活下来。

  鬼使神差的,俞旻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腿,朝着被撞得破碎不堪的车走了过去。

 

 

第一章 离奇的车祸

  “我已经说了很多遍了,我是从楼梯上滚下来的,我记得很清楚,我也绝对没有看错人,推我的是杨医生!对,就是杨宣,是他推我下楼的!”

  “他为什么要推你下楼?”

  “我怎么知道?这种事你得问他,我是受害者啊!”

  卧室里,舒清扬靠着墙壁,听着李一鸣和傅柏云一问一答,一直没有插话。

  两个人都很激动,一个是无缘无故遭遇命案现场,继而被推下楼的受害者;一个是嫌疑犯的好友,今早才被提醒不许跟这个案子的警察。舒清扬理解他们的心情,没有去打断你们的争吵,因为偶尔的愤怒也是一种舒压方式。

  案子发生在两天前,李一鸣七点多去了杨宣的诊疗室,发现前台没人,休息区也找不到护士,他这才注意到自己记错了就诊日期,不过里面亮着灯,还不时传出声响,他就没多想,推门进去了。

  谁知这一进去,他就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原本摆放在各处的精巧装饰品都摔在地上,花瓶砸碎,花和水洒落一地,供患者休憩的安乐椅也翻倒了,音箱和电脑被砸得看不出原来的模样。

  李一鸣进去时,杨宣正挥舞高尔夫球杆砸向盆栽,他听到声音,转头看过来,眼神疯狂,嘴里嘟囔着一些意义不明的词,恶狠狠地瞪向李一鸣。

  李一鸣可怜的大脑在那一瞬间完全没理解状况,他看到了盆栽下方横躺着一双脚,首先想到的是杨医生在对病人进行刺激性治疗,但是随即觉得不对劲,因为一切操作都太真实了,他可以清楚感受到徘徊在杨宣周围的气场,有愤怒有恐惧,但更多的是不知所措的疯狂。下一秒,杨宣就高举高尔夫球棒,大叫着冲他甩过来。

  李一鸣没有很聪明,但总算反应还机灵,看到有危险,他弯腰避开,就在他闪避的那一瞬间,眼前骤然眩晕,恍惚中他看到了遮在那双脚上的长裙,裙子是白色的,所以当被红色浸染后,就变得异常醒目。

  红色液体似乎不满足于那条长裙,缓慢地延伸向周围的地板,杨宣脚下也踩到了,地上满是零乱的红脚印。李一鸣哪见过这阵势啊,吓得魂都飞走了一半,连滚带爬地往外跑。

  或许是恐惧的关系,他脚底发沉,勉强跑出诊疗室,又呼哧呼哧往前跑了半天,却总是跑不出这条走廊,他也找不到电梯在哪儿。用他事后的话说就是好像进了恐怖片片场,走廊又长又弯曲,照明灯忽明忽暗,只听到后面传来的脚步声和高尔夫球棒拖着地板发出的刺啦刺啦的响声。

  他好不容易找到了洗手间,跑进去联络傅柏云。傅柏云的手机接不通,他只好又打给舒清扬,这次还算幸运,舒清扬接听了,说自己马上过去,让他别挂电话,先找个地方藏起来,可就在他要答应时,刺啦刺啦的滑动声又响起来,他不敢再待在这里,跑出去想寻找更安全的地方。

  杨宣不在外面,走廊灯光也不像刚才那么忽闪了,李一鸣终于跑到了楼梯口,就在他要松口气的时候,有人在后面叫住了他。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