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小说 > 平行线2:恶意全文阅读

平行线2:恶意

时间:2021-03-10 20:06 作者:樊落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普通片警傅柏云,凭借过目不忘的本事和一身好功夫,被调入特殊案件调查科。本以为能够发挥所长、大展拳脚,却不想一开始就陷入一场匪夷所思的杀戮游戏……更何况他的新搭档舒清扬,还是个行为怪诞、不太靠谱的“精神病”……   新婚前夜,新娘离奇失踪,随

第三卷 记忆谋杀 

 

 

第一章 来自前女友的委托

  “出现幻觉有两个可能—生理上的或心理上的,生理就是指你的精神状态出问题了,你本来就有幻听的毛病,强大的压力导致你病情加重;或是被催眠,不过想要通过催眠诱导一个人做事,首先要建立在那个人非常信任对方的前提下;或是通过药物刺激,比如服用一些致幻剂什么的。我以前在派出所工作的时候接触过不少这类药物,比如魔鬼呼吸,比如曼陀罗花,这些药物中都含有东莨菪碱,有强烈的致幻作用。可惜你出事那晚大家都认为是你的精神状态出问题了,没有给你做精密检查……”

  急速行驶的动车上,舒清扬手里拿了本杂志,耳畔不时回响起前不久傅柏云说的话。

  这两个可能性他都是抗拒的,舒清扬自嘲地想,他还是低估了夜枭,那家伙在陷害自己的同时,还给自己打了个死结,那种程度的陷害手法很容易被看穿,真正困扰他的其实是出现幻觉的原因。

  那家伙此刻大概就藏在某处,欣赏他陷入困扰的窘态吧。

  胳膊被碰了碰,他的新搭档傅柏云指指他的手表,小声提醒,“到点了,该吃药了。”

  “你才该吃药了。”舒清扬没好气地说。

  傅柏云脾气很好,至少是舒清扬迄今为止的搭档中脾气最好的一个,他一点都不介意,说:“看来你不仅精神方面有问题,还有躁狂症,所以更得吃药了,否则杨医生一句话,你就别想在特调科做下去了。”

  这话说得一点都没错,七巧板事件后,舒清扬迫于无奈去杨宣那儿看病了。杨宣说了一大堆在他听来都是废话的话后,给他开了哌泊噻嗪,也不知道他从哪儿听说了舒清扬在执行任务时出现幻视的事,语重心长地说:“我知道你对心理医生有很大的成见,但讳疾忌医不会让你的情况变得更好。你想做一个好警察,首先就要保证自己身体健康。”

  这一点倒是没说错,舒清扬拿了处方笺,临走时杨宣又说:“其实你的状况并不是很糟糕,最大的病因还是你自己的心病,希望下次有时间可以听听你以前的故事。”

  “我以为你们心理医生都会那些冷读术的。”

  “是啊,察言观色是基本,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亲自告诉我。”

  这话听着有点耳熟,舒清扬想起傅柏云曾经也这样说过,就是不知道是傅柏云影响了杨宣,还是杨宣影响了傅柏云。

  杨宣和他想到一起了,说:“根据个人心理活动的倾向性,人的性格分为独立型和顺从型。你是独立型的,傅柏云是顺从型的,你们在一起刚好互补,多和他交流交流,也有助于你的病情恢复。”

  为了给他的心理医生留下好印象,舒清扬听从杨宣的建议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准备回趟老家,却不知傅柏云从哪儿听到了这消息,当晚就把行李打包好了,提出和他一起去。

  傅柏云的心思他太清楚了,前不久舒清滟因为他被迫请假,现在还在老家放大假呢。傅柏云这么做就是想假公济私,找机会和他的女神相处,也不知道王科是怎么想的,还真答应了他的请求,给他批了假条。

  在傅柏云的监视……啊不,应该说是在他的监督下,舒清扬拿出药便要吃。旁边一个圆圆的脸蛋儿凑过来,好奇地问:“舒队你不舒服吗?为啥要吃药啊?”

  这位不是别人,正是记者苏小花,不知道他们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上车的时候刚好和苏小花打了个照面,这女生就硬是凑过来了,和舒清扬的邻座换了座位,坐到他们旁边,还各种旁敲侧击,想知道他们这次出行是不是要办什么案子。

  不过舒清扬觉得应该感谢他们,有他们在旁边吵吵闹闹,连幻听都没机会出来作妖了。

  傅柏云帮他挡驾了,对苏小花说:“他就是有点小感冒,没事的。你真的是去做采访?不会是找借口跟踪我们吧?”

  “啧啧,跟踪舒队也罢了,跟踪你有一毛钱的价值吗?是真的,前阵子我领了个新任务,采访一位女设计师,顺利的话还会帮她写传记。她很厉害的,自己搞服装设计,自己开公司当大老板,前不久还领了个什么国际服装设计大奖。你们也知道啦,只要在国际上得得奖镀镀金,那在国内就更是身价百倍了,所以上头就把这个艰巨的采访任务交给了我。我为了更好地了解她,把她的朋友圈都走访遍了,光是汇集的资料就有这么多……”

  苏小花伸手比量了一个很夸张的高度,为了配合她,傅柏云连连点头。苏小花放下手,又说:“总之呢,她的经历简直可以写一部爱情剧了,拍剧只是早晚的事,她的名字叫……”

  苏小花是真能聊,傅柏云就问了一句,她就嘚吧嘚吧说了一大串,末了还掏出笔记本准备找名片。两位男士同时伸出手制止,他们对苏小花的采访对象毫无兴趣。

  “有小偷啊!抓小偷啊!”

  突如其来的叫喊从前面的车厢传来,打断了三人的对话。傅柏云一听就坐不住了,跑了过去,半路又掉头对苏小花说:“盯着他吃药啊。”

  苏小花看向舒清扬,舒清扬面无表情,把药放进嘴里。苏小花的心思都在小偷身上,冲他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就追着傅柏云跑了过去。

  叫喊的是个老婆婆,头发花白,因为着急,一张脸都变白了,抓着周围的人直叫。大家也都很紧张,纷纷检查自己的口袋,看有没有东西丢了。

  傅柏云扫了一圈车厢,刚好有个中年男人往前面车厢走,脚步还挺快的,那鬼鬼祟祟的模样让人想不怀疑他都难。傅柏云大喝一声“站住”,那人一听,拔腿便跑,傅柏云直接把手机丢了过去。

  手机砸中男人的腿弯,他“哎哟”一声趴在了地上,傅柏云上前一把按住他,又顺手捡起手机看了看。

  手机还健在,这质量挺好的,傅柏云决定下次还买这一款,他放好手机,把男人揪了起来。

  男人留着八字胡,贼眉鼠目,被傅柏云压着,他杀猪般的叫喊道:“打人了!救命啊!”

  “大家在找小偷,你跑什么跑?”

  “我尿急,跑厕所不行啊,哎哟我的腿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