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悬疑小说 > 罪连环4:生死赌局全文阅读

罪连环4:生死赌局

时间:2021-02-25 21:21 作者:天下无侯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清明节前夕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死者为卢占山儿媳樊琳和曾扶生的儿子曾纬,嫌疑人正是卢占山的儿子卢平安。现场的目击证人谢饕饕能证明卢平安不是凶手——曾扶生本想以此为筹码,要挟卢占山交出秘方。然而,这起凶杀案不仅牵扯出曾、卢两家的世仇,还指向一个以

第一章 现场

  2018年4月4日,清明节前一天。侯三和林小宝打破头也想不到,他们在偷录设备里目睹了杀人现场。杀手戴着头套、皮手套,用一把尖刀宰了两个人。

  被杀者一男一女,裸身死在床上。女的趴着,脸上戴着狐狸面罩,遮着脸的上半部。男的趴在女人身上,脸上戴着个猪头面具。他妈的!一开始侯三说那俩人真会玩,后来他傻眼了。通过偷录设备,他看得很清楚,杀手把刀捅进男人脖子那个瞬间,男人的动作加快了好几倍。按他们手头的资料显示,女的叫樊琳,长相甜美,像某个非著名毯星。问题出在那个男人身上。那个男人,应该是他们这次的敲诈对象,实际上却不是。他们的敲诈对象叫邓利群。床上的人,应该是邓利群和樊琳。

  可是偷录设备显示,床上的却是樊琳和另一个男人。而且,这俩人竟然被杀了。

  妈的,操!怎么回事?侯三头大了。一开始他在喝酒,视频里空空如也。

  他断定,那对偷情的狗男女肯定在洗澡。他边喝边乐,想着这次怎么也得弄上三五十万。直到男人抱着樊琳进了卧室,然后樊琳从床头柜里拿出那两个面具,他才大吃一惊,发现那男的不是本次业务的目标。

  他的敲诈目标是邓利群,四十八岁,身材保养得很棒,但视频上的男人,身材显然更好。那男人戴上猪头面具前,侯三看到了他的样子,那是一张年轻的脸。

  还有个意外让他们更头大。视频显示,现场除了被害人和杀手,还有第四个人。那人当时就躲在衣柜里,衣柜立在墙边,正对着床。侯三觉得,要是那人够胆,一定通过衣柜门缝,把现场看得一清二楚。不对!他又想,那人肯定吓破胆了,说不定还尿了裤子。

  他猜,衣柜里那小子多半是个闯空门的,没料到进屋后情报失误,家里有人,想溜,但没溜成。估计是要退回玄关的时候,浴室里的男女正要开门出来,那小子被逼无奈,干脆闯进卧室,躲进了衣柜。

  这是侯三和林小宝的第一笔大买卖。上次算练手,他们从一个建委副主任身上搞到个小工程,给一所中学的新操场提供沙石物料,从中赚了十来万的差价。那位主任是个聪明人,认栽很爽快,不想把事搞复杂。他坚称自己真是个清官,只是没管住思想作风的弦,这才被抓住把柄,运作那个小工程,他已尽力。林小宝可不信那一套。不过,他懂得适可而止,十来万的收益,也算旗开得胜,没必要把对方逼进死胡同。适可而止是早定好的业务原则。总之就是,既能榨取钱财,又不至于把目标逼到报警的分上。不管怎样,他们决定在地下反腐战线上再接再厉,下次一定要抓个肥羊。

  这次,他们瞄上了滨海市卧虎区卫生局副局长邓利群。他们的业务流程不复杂,但也需要一定的胆量和技术:先搜索目标,再跟踪摸情况,然后安摄像头偷拍不雅视频,最后实质谈判,勒索钱财。干这个是侯三的主意,他是从狱友那儿听来的。

  他狱友有个奇怪的名字,叫谢饕饕。谢饕饕擅长溜门撬锁,他是个壮小伙,小时候却又瘦又矮,跟同龄的孩子差

  距很大。他父亲爱子心切,除了叫他多吃,还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父亲本是希望孩子身体健康,能吃能喝,一辈子不愁,没想到,谢饕饕初中就辍学了。他厌倦了考试,觉得名字写起来实在太麻烦。

  在狱中,想女人时,谢饕饕时常念叨自己的“双飞”经历:那俩女孩,一个叫大燕,一个叫小燕,双飞燕。为这,谢饕饕得了个外号“鼠标”。

  鼠标传给侯三的招不新鲜,但真能挣钱。侯三总结他狱友,就败在一个“贪”字上:没原则,勒索起来根本没数,他

  认为无官不贪,个个人傻钱多——这显然不符合国情。他认为要是自己干这块业务,肯定比鼠标出色。

  出狱半年后,他再三考虑,才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发小林小宝。侯三知道,林小宝缺钱,很缺钱。林小宝丈母娘得了癌症,林小宝的父亲多年前又因病过世,他早就不能拿老

  爷子的退休金贴补家用了。更主要的是,林小宝是搞电脑维修的,而侯三不懂,他和鼠标一样,只会溜门撬锁。

  一顿酒后,这俩人一拍即合:干。他俩分工很明确。林小宝负责搜索目标,装偷录设备。侯三负责跟踪、筛选目标,以及实质性谈判业务。

  搜索目标主要通过网络完成。在业务初级阶段,他们的目标是各行政单位的中层以上干部,区、市两级政府机关的头头,他们不敢碰。

  从网上初选几个目标后,后续“考察”工作就是侯三的活儿了。虽然没相关经验借鉴,但他很机灵。他通过候选目标子女的学校、家庭成员汽车品牌,以及目标家门口垃圾桶里的快递包装信息等,多方面综合分析,进一步筛选目标,然后进入实质性跟踪阶段,以确定目标是否存在男女作风问题。

  侯三发现,在反腐大环境下,这个业务比想象中难干。拿那个建委副主任来说,他有交往频繁的女人,但就是不开房。

  侯三很快明白了。当下环境,酒店的数据库就像个定时炸弹,对有作风问题的官员来说,开房太不安全了,说不定哪天就被好事者举报。有的官员有多套房,偷个情,谈个理想,那就方便得多,那也是侯三喜欢的局面,毕竟,摸进那种房子装摄像头不难。

  他们的第一单生意颇费了一番功夫。林小宝把摄像头装进那位建委副主任车里,才搞到想要的视频。林小宝当时有点害怕。虽说开车锁难不倒侯三,但是,在车里偷装摄像头很麻烦,也容易被发现,事后还要再开车锁,拆掉设备。

  好在他们的第二个目标邓利群,很有魄力,动不动就深入群众,到小三家里,这令侯三颇感欣慰。

  邓利群的出轨对象叫樊琳,二十六岁,住在滨海市栖凤区大魏豪庭五号楼五单元1102室。

  侯三只知道樊琳老公叫卢平安,二十九岁,名下有个药店,跟樊琳没有孩子。

  有时候,他会为那些被戴了绿帽子的男人感到悲哀:妈的,操!堂堂男子汉,连枕边人的忠诚都得不到。但更多的时候,他感谢他们,因为他需要钱。

  卢平安会不定期出差采购药品,尤其是中草药。侯三不明白,一个开药店的干吗要出差。他发现卢平安一出远门,邓利群就

  前往樊琳家约会。侯三和林小宝很敬业。他们提前两个月,在大魏豪庭租了房子。五号楼五单元1302室,跟1102室差两层。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