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小说 > 宦宠全文阅读

宦宠

时间:2021-06-03 14:19 作者:绿药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世人皆知掌印太监裴徊光,奸诈阴戾,只手遮天。皇帝崩逝,人人都说掌印不会留下小太后性命。祭天大典,他于万万人面前,伏身在她脚边,为她托起宫装裙摆。他是活的邪魔,生来为了覆灭,却唯愿做她的臣。   主角形象生动又别致,男主疯狂又深情,女主善良又

第1章 

  乌云遮月,落雪泠泠。

  在这透骨奇寒时节,又过丑时,万家灯熄,唯沈府一片灯火通明。只因明日是立后大典,而这皇后人选正是沈家的小女儿。

  八年间,沈家竟是出了三任皇后。

  此等荣耀,沈家却无半点喜气。那掠过枯枝的凌冽寒风中,甚至夹着压抑的啜泣声。

  “我到底得罪了哪路神魔,要这样罚我们?”沈夫人望着宝瓶里的红梅,失魂落魄,哽咽的声音里裹着绝望。

  沈元宏背对着自己的夫人,站在窗前。半晌,他才沉声开口:“这是喜事,莫要哭哭啼啼!”

  “喜事?”沈夫人一下子站起来,悲痛难捱,“两个儿子战死疆场,尸骨无存。阿荼以身殉国,阿菩被毁姻缘强纳入宫血枯而终。现在连阿茴也要送进宫受苦!”

  沈元宏闭上眼睛,握着拐杖的手紧了又紧。

  沈夫人提高了音量,近乎嘶吼:“阿茴是我们最后一个孩子了!”

  “莫要再说了!明日吉时万不可拿出一张哭脸!”沈元宏握着手里的拐杖,用力点了点地面。

  沈夫人跌坐回椅中,心下惶惶,无声落泪。

  片刻静谧后,沈元宏拄着拐杖,推门出去。一出了屋,寒风刀子似的往他身上割。沈元宏全然顾不得,大步往外走,越走越快,越走越快……

  雪天地滑,他手中的拐杖终是打了滑,整个人狠狠地摔倒了。

  跟在后面的忠仆想扶不敢扶,默默低下头。

  沈元宏大口喘着气,没急着起来。他抬起头,任冷雪落在脸上。

  倘若还拿得动刀,今日就算是背上乱臣贼子的千古骂名,做了反贼又如何?即使……他曾拿命来守这山河。

  可是,他老了。

  别说刀,就连拐杖都快要握不住了。

  或者……倘若他的两个儿子还活着,今日定然也护得住他们的小妹妹。

  沈家父子英勇忠烈,为国卖命一伤两亡,最后竟护不住后宅女眷。他舍命拼前程最初所为的,不过妻儿衣食无忧。假如知道最终落得今日子女一个个惨死的下场,他宁愿不曾从戎,未有战功!亦不会从小教两个儿子报效朝堂。

  “父亲!”

  听见小女儿的声音,沈元宏的身体僵了一下,他不想女儿看见自己狼狈的样子,试了两下,却并没能站起来。他咬着牙,腮帮子崩得紧紧。

  沈茴提裙跑来,费力将父亲扶起。然后她在父亲身前蹲下来,素白的小手仔细去擦父亲身上的雪污。

  “都已经这么晚了,又天寒路滑,父亲还是早些歇着才好。”沈茴抬起头,露出一张般般入画的芙蓉面。鲜红的兜帽越发衬得她明眸雪肤,姿色天然。偏偏她年岁还小,明眸不染尘杂,带着一抹干净纯粹的稚气。

  望着小女儿乖巧的样子,沈元宏将她拉起身,苦涩叮嘱:“明日莫要出差错。”

  “女儿晓得。”沈茴温声回话,脸上挂着浅浅的笑。

  沈元宏瞧着女儿无忧纯稚的样子,更是心酸。他压了压情绪,才继续开口:“陛下……喜怒无常,阿茴要保护好自己。”

  沈茴点头。

  她知道,这人间帝王是多么昏庸淫暴。她轻轻垂下眼睫,藏起眼中的厌恶和恨意。

  “我扶父亲回去歇着。”

  沈茴给父亲母亲做了小袄,千赶万赶在入宫前做好,亲自送来。

  明明沈夫人为了小女儿哭了半宿,见小女儿过来,反倒立刻摆出一张慈爱温柔的笑脸,千言万语也不过嘱她照顾好自己。

  实在是太晚了,没说几句话,沈茴便得回去了。

  “阿茴。”

  沈茴转过身,抬手扯高兜帽,抬眼望向站在檐下拄拐的父亲。雪越下越大了,落在父亲斑白的鬓边。

  “陛下早年尚非如此,都怪司礼监的那群阉人……”沈元宏说得愤恨,却又叹了口气,颓然道:“莫要仗着皇后身份欺辱那群阉人。尤其是司礼监掌印太监裴徊光。”

  沈茴点了下头,紧接着又一次重重点头,把父亲的话记在心上。

  其实,就算父亲不说,她也晓得。

  ——这天下谁又敢招惹司礼监掌印太监裴徊光?江山万里在他脚下,皇族帝王不过他的笼中雀。

  他就是人间恶鬼,是活的邪魔。

  ·

  翌日,天才蒙蒙亮,整个沈府挂起大红的灯笼,目之所及,一片鲜红之色。远处山雪相衬,更显得喜气溢溢。

  沈茴坐在镜前,由着宫婆为她梳妆挽发。

  两个丫鬟站在宝屏旁窃窃私语。

  沈茴收起思绪,转眸疑惑望去。

  大丫鬟沉月立刻疾步走过来,俯身在沈茴耳边小声说:“表少爷昨晚连夜走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不由地,沈茴眼前浮现表哥萧牧那双通红的眼睛。

  “阿茴,哭什么?你的两个哥哥不在了,不是还有我吗?”

  “阿茴,保护好自己。”

  “阿茴,你等我。”

  表哥的话再次跳进沈茴的耳中。沈茴迅速闭了下眼睛,忍下眼中的酸意。

  所有人都叫她保护好自己。

  她会的。

  ·

  凤舆在仪仗的簇拥下,穿过都城,入了宫,在正殿停下。沈茴将手搭在宫嬷的小臂上,缓步拾阶而上。

  凤冠珠帘轻晃,割乱视线,沈茴望向高处的帝王。

  皇帝眼底一片青色,那是重欲留下的痕迹。可即使这般,尚能瞧得出皇帝年少时的俊朗神姿。

  沈茴终于走到高处,立在皇帝身侧,望向下方乌压压的人群,听着百官拜贺之声,久而不歇。

  册封礼毕,在乐部奏乐声中,沈茴转身,往皇后所居的永凤宫去,最终坐在绣满金丝翔凤的大红喜床上。

  她抬眼,打量这永凤宫。

  这洞房之礼本该在永凤宫举行,可皇帝已多年不曾踏足永凤宫,到了吉时,令皇后沐泽之后,再往元龙殿承欢。

  听说,这永凤宫是皇帝为她长姐所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