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玄幻小说 > 于花丸之中(下)全文阅读

于花丸之中(下)

时间:2020-07-17 14:22 作者:烨可 标签: 少年漫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41章 王者 真祖们标配魅惑魔眼,能掌握使魔若干, 而使魔里有种叫len的梦魔, 能让受控者做春梦。 爱花刚从美狄亚那获得这个知识, 震惊地瑟瑟发抖。 现在她的魅惑眼还控制不好,冷不丁和人对视就可能令对方中招,为了不祸害麾下付丧神的贞操,爱花买了一副墨
第41章 王者
  真祖们标配魅惑魔眼,能掌握使魔若干, 而使魔里有种叫len的梦魔, 能让受控者做春梦。
  爱花刚从美狄亚那获得这个知识, 震惊地瑟瑟发抖。
  现在她的魅惑眼还控制不好,冷不丁和人对视就可能令对方中招,为了不祸害麾下付丧神的贞操,爱花买了一副墨镜, 每天挂在鼻梁上,不分时间,不分场合, 除了入睡之时会摘下,其余时间都像记得防晒那样记得佩戴。
  以至于后来, 审神者论坛上还会讨论下, 当年名取薰遗留下的本丸是不是被诅咒过,历代审神者没一个能长久任职就算了,最后一个长久任职的审神者还不幸罹患眼疾, 日日靠墨镜遮光度日……
  为了不让主公为人非议,付丧神们稍作讨论,最后由烛台切光忠和山姥切国广去本丸的万屋购买了一批墨镜回来, 所有付丧神标配一个,时不时佩戴, 以群众的力量化解舆论。
  所以, 当和哉带着审神者聘用合同来本丸找爱花时, 只见一本丸的付丧神齐齐墨镜在手, 为首的小姑娘也顶着时髦的蛤-蟆镜,那渐变色的薄镜片儿划过一道道睿智的光,惹得和哉的手下们连呼“社会社会”。
  和哉:这都哪里学来的词汇?
  赏了下属一记眼刀,把小菜鸟们吓到不敢多言,熟练的职场老手这才调整表情和情绪,朗声同新的审神者交谈。
  “爱花小姐,”将合同递到少女面前,时之政府的特派员再度询问“您确定,要接任审神者一职,是吗?”
  本是约好了签合同的时间,没想到对方忽然身体抱恙,要求将会面延迟一个多月。
  这一个月,和哉想过很多,甚至做过对方临时反悔,不打算接任本丸的打算。
  如今再和少女见面,夜兔由衷地希望,这次别再出任何差池了。
  “我确定。”接过纸张,爱花执笔写下自己的名字,在此年二月的时分,正式将“卖身契”敲定,将自己彻底奉献给本丸。
  名字有魔力,签下后,合同当即生效,刀剑们再看自己腰畔本体上挂着的铃铛,在新的审神者定下之后,铃铛上的花纹有了改变。
  铃铛上的花纹即是本丸的徽章,爱花拿起三日月的铃铛看了看,背面原本是樱花的烙刻,如今变成了一只小蝙蝠的剪影。
  “酷啊。”爱花眼睛一亮“像蝙蝠侠一样。”
  三日月不由莞尔:“现在,您是这座本丸真正的掌管者了,主人。”
  得到了付丧神的肯定,爱花心中涌起微妙的满足感,但这满足感仍然有缺憾之处。
  “鹤丸国永呢?”爱花环顾四周“我来本丸几天了,还没见到他。”
  “鹤丸在桶狭间的战役里出阵,这几日,因为时间溯行军的干扰,这个地图的难度增加了好几倍,现在鹤丸应该在辅助织田信长打败今川义元的路上吧。”
  三日月将情况如实转告爱花,听闻付丧神正在努力完成任务呢,少女心里不觉欣慰,又问:“一期一振呢?”
  “五虎退说,一期有些不舒服,今天在卧室休息。”近侍当得久了,三日月非常善于收集信息,如今几乎有问必答。
  满意于付丧神的能干,爱花点点头,道:“那我去看看他。”
  粟田口派的刀剑数量较多,在选择卧房时,被分配去了一处较为僻静且屋落集中的地带。屋落临近客房,而客房大部分情况都是空着的,所以粟田口的刀剑们可以放心地一大家子聚集于此,晚上蒙被窝一块看灵异剧或者卧谈,也不会打扰道别的屋居住的付丧神。
  物落靠近也意味着大家可以相互照应,如今,一期一振的卧室开窗通风,榻榻米上被褥铺盖,太刀的付丧神正不怎么安稳地睡在那。
  旁边是五虎退、厚藤四郎和信浓藤四郎,两振短刀将毛巾浸泡凉水后,敷在一期一振的额头,看着太刀泛着潮红的脸颊,对方双眼阖着,眼珠不时滚动,睡得很不安稳的样子。
  “药研怎么说?”信浓抱着膝盖坐在榻榻米上,面有担忧望着他们的兄长,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一期一振生病,。
  “药研哥在配药,他说一期哥发烧了,意识模糊、呓语……这些都是发烧的症状。”五虎退小声说着“医生”的诊断结果。
  厚道:“药研哥让我们不要惊动一期哥,只要照顾着,给他换水,如果苏醒的话,他要什么就给什么。”
  信浓喃喃:“真稀奇啊……我第一次看见生病的刀剑男士,这种叫病毒的东西那么厉害?连手入室都修复不好。”
  厚想了想,道:“我记得,人类历史上有好几次大规模的死亡事件,都是疾病引起的,天花、黑死病、埃博拉……人的身躯就像是脆弱的精密器械,病毒就是撬开螺丝和齿轮的小扳手,一旦入侵就会在里面肆虐一番。”
  听到“死”的字眼,五虎退登时泪花闪烁:“尼桑……一期尼会出事嘛……”
  “呸呸呸,怎么会,别乱想啊!”厚声音不由放大,忽然就听一期一振咳嗽起来,短刀们齐齐噤声,紧张地凑上前观察自己的兄长。
  太刀薄唇翕动,说了什么,五虎退离得最近,不犹稍稍俯身,贴近兄长唇边,细细听了一阵。
  爱花进屋时,就看到小短刀们紧张兮兮绕着兄长坐着,时不时贴过去听听心跳,探探呼吸,那模样就像担心主人一个不小心就挂掉的小猫似得,毛茸茸很是可爱。
  “怎么样了?一期的状况?”也顺势在枕边坐下,爱花摸了摸付丧神的额头:“还有点热,吃药了吗?”
  “在等一期哥醒来……欸?”信浓摸了摸自己的围巾,忽然发现,被抚摸过额头后,一期一振居然缓缓睁开了双眼“醒了,我、我去找药研来。”
  “我也去。”五虎退也立刻起身。
  “你们都去?那我也去。”厚果断跟上,不忘嘱咐句“大将,替我们照顾下一期尼啊。”
  “好。”爱花随手捞起毛巾,熟练地浸了凉水,拧干为一期一振敷上。
  “……爱花?”半阖的眼下,金色的眸子微微转动,吃力地辨认着枕边人的面庞。
  “别乱动哦,药研一会到。”拨开付丧神额前凌乱的发丝,爱花垂眸看着虚弱的青年。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