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六宫粉(二)全文阅读

六宫粉(二)

时间:2021-05-16 17:34 作者:明月珰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就差不多了,重新上灶热一热,咱们的浆水就成了。 华容道:娘娘怎么会知道水饭的?还这么熟?我还以为只有咱们穷人家的孩子才吃呢。穷家小户买不起糖,所以把米饭做成浆水,酸酸甜甜的,格外解馋。 敬则则道:我祖母盛夏的时候就爱做水饭给我吃。 华容屡次听

就差不多了,重新上灶热一热,咱们的浆水就成了。”

  华容道:“娘娘怎么会知道水饭的?还这么熟?我还以为只有咱们穷人家的孩子才吃呢。”穷家小户买不起糖,所以把米饭做成浆水,酸酸甜甜的,格外解馋。

  敬则则道:“我祖母盛夏的时候就爱做水饭给我吃。”

  华容屡次听敬则则提及过祖母,不由问道:“娘娘,小时候都是跟着老夫人过的么?”

  敬则则摇摇头,“想得美呢,我爹当初管我管得紧,课业又多,祖母心疼我,总是给我爹去信说是想我,我爹每年盛夏的时候才大发慈悲让我去山里跟着祖母住一小段日子。”敬则则叹息了一声,“如今想来,那却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日子了。”

  “娘娘是想念老夫人了?她老人家还在世么?”华容问。

  敬则则摇了摇头,“她喜欢住在山里,可山里的赤脚大夫根本就不懂治病,我十岁上头她老人家就不在了。”说起这个,敬则则又想起乱施符水的白衣教了,也不知道皇帝让人查她们到底查出名堂没有。

  晚上,敬则则在浴池里凫水玩儿,她喜欢被水波包围的感觉,温暖、轻柔,无限地包裹她每一寸肌肤,让她觉得安全,好似回到了小时候母亲的怀抱里。

  “看来你凫水凫得真不错了,有些像传说中的南海鲛人一般。”沈沉蹲在池边看着敬则则道。

  敬则则从水里抬起头,看着“久违”的皇帝,抹了抹脸上的水珠,“臣妾倒也想做个鲛人,自由自在的。”

  沈沉起身开始解腰带,敬则则站在水里稳稳地看着,没有动的迹象。

  “生朕的气了?”沈沉道。

  “没有。”敬则则神情淡淡的,跟皇帝生气,那会气坏自己身子的。

  “你生气的时候就会自称臣妾。”沈沉道,平日么自然是“我我”的。

  敬则则扯了扯唇角,实在没心情敷衍皇帝。

  沈沉缓步下水,“朕这几日没来,生气了?”

  “有点儿,不过我知道皇上是在忙出海的事情。”敬则则撇开头道。

  沈沉点了点头,替敬则则把颊边的水滴抹掉,她微微偏了偏头,这是避让的动作。

  沈沉收回手,叹了口气开始解释,“忙是一回事,主要是朕怕你替任有安求情。”

  “臣妾为何要替任有安求情?皇上为何又怕臣妾求情?”敬则则摆正脑袋看着皇帝不解地问。

  “定西侯夫人递牌子进来找你就是为这事吧?”沈沉道。

  敬则则点点头,有些低沉地道:“皇上为何会以为我要求情?百越之败,劳师糜饷,多少士卒再回不到家乡,这件事我也有责任,若非我在皇上面前多嘴多舌,皇上也不至于……”

  “打住。”沈沉笑道,“朕发现你这人还挺自恋的哈?”

  敬则则沉默地瞅了皇帝一眼。

  沈沉伸手搂过敬则则道:“这事你揽在自己身上做什么?朕在你跟前提任有安的时候,其实早就做了决定,否则也不会说出来。一切都是朕的错,朕远离疆场太久了,久得有些常识都忘了。”沈沉自嘲地一笑,“这些日子朕也是在反省。”

  “皇上心中既然有了决断,为何又怕臣妾求情?”敬则则道,皇帝既然主动提及了任有安,显然他现在对怎么处置他也已经有了主意了。

  “怎么不怕?若是不答应你,你哭鼻子朕怎么办?”沈沉逗着敬则则道。

  “皇上才不是怕人哭的人。”敬则则撇撇嘴。

  “朕是不怕人哭,可单单局势会怕你不高兴,怕你哭。”沈沉道。

  总是说这种话来哄她,敬则则听了没觉得甜蜜,反而只是想哭。他知道皇帝说的都是借口,怕是为傅青素而动摇了,所以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吧。她该高兴皇帝没有就此撂开手又回了明光宫么?

  敬则则不由想起了卫官儿,曾经风光无限的卫嫔,好似生了女儿之后,或者该说是怀孕之后,就被皇帝给彻底撂开了。他对曾经宠爱过的人,一转身就能冷漠无比。

  “皇上总是说话来哄我。”敬则则抱怨道。

  “好,朕不说了,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沈沉道。

  敬则则真想说一句“我现在后悔了,你把八皇子给我养”,然后看看皇帝会找什么借口来打发自己。

  可最终她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看着皇帝。

  沈沉觉得敬则则的眼神哀伤极了,他的指腹轻轻摸上敬则则的眼角。

  敬则则有些冲动地,不等皇帝问出话来便开口道:“我在御花园里看到皇上搂着淑妃了。”

  沈沉的手僵了僵,垂了下去,他着实没想到敬则则会冒出这句话。

  其实敬则则也在懊恼,自己怎么就大嘴巴地问了出来,是想听皇帝给她什么答案呢?

  “朕只是在安慰淑妃,她有些,有些失态。”沈沉则是觉得尴尬,无从解释,因为他不愿意把傅青素崩溃的事情说给敬则则听,那对傅青素来说有些残忍。何况其中还夹杂着他失去的初心,那种愧疚他并不想重温。

  敬则则淡淡地道:“其实臣妾从没奢求皇上的专宠的。”

  沈沉微微偏了偏头,看向敬则则。

  “皇上也没必要这样左哄右骗,难道臣妾还敢因为皇上宠幸淑妃而不理睬皇上么?”敬则则自嘲地笑了笑,“臣妾在避暑山庄的时候可是吃尽了苦头的。”

  沈沉肃着一张脸道:“朕没有左哄右骗。”

  敬则则只讽刺地笑了笑。

  “则则,朕知道你有小性子,为了怕你多想,朕连孩子们都不怎么去看。”沈沉道。对皇子、皇女的冷待,固然有政务繁忙,没有多余心思的缘故,可顾忌敬则则的感受也绝对占了其中一大头。

  沈沉一天到晚哪有精神不停地哄敬则则,又怕她小心眼吃醋,所以似卫官儿等人宫中他都是能不去就不去的,所以那些小公主他几乎都没怎么见。若非后来四皇子出了事,他连对自己的几个皇子都没怎么关爱过。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