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掌上春(三)全文阅读

掌上春(三)

时间:2020-09-01 12:27 作者:求之不得 标签: 情有独钟 甜文 天作之合 朝堂之上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七八回 上!仿佛是天家恶意刁难,东宫依旧隐忍。 天家轻嗤,大理寺少卿呢!大理寺卿不在,大理寺少卿也告假了吗! 臣臣在宴席中,只见一官员连滚带爬一般到了殿中,似是连话都说不清楚,头也不敢抬,似是连状况都还分清楚,就一个劲儿磕头,陛陛下有何吩咐
第七八回 上!仿佛是天家恶意刁难,东宫依旧隐忍。
  天家轻嗤,“大理寺少卿呢!大理寺卿不在,大理寺少卿也告假了吗!”
  “臣……臣在……”宴席中,只见一官员连滚带爬一般到了殿中,似是连话都说不清楚,头也不敢抬,似是连状况都还分清楚,就一个劲儿磕头,“陛……陛下……有何吩咐?”
  苏锦都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天家果然更怒,“你是大理寺少卿?李文呢!”
  大理寺少卿继续结巴道,“李……李大人……辞官回乡……微微微……微臣眼下正是大理寺少卿!前……前日里刚……刚上任!”
  大理寺少卿竟找了个结巴,殿中哗然。
  天家脸色都难看了几分。
  眼下这个人,根本就是混进来的,殿中的状况都分不清楚,还查什么查!
  天家恼怒,“这就是你整治的吏治?!”
  晋王瞥向东宫。
  东宫嘴角隐晦勾了勾,依旧跪得端正,让人挑不出半分错来,“回父皇,这是刘妃娘娘家中的亲戚,早前举荐来京……”
  刘妃?殿中哗然。
  天家和晋王的脸色都忽得青了。
  刘妃是晋王的生母,这人是刘妃的亲戚,那便是晋王这边的亲戚……
  朝中都知晓刘妃出生不好,但,这样的人都能入朝,若不是刘妃的关系,如何能进?
  这大理寺少卿一职惯来是闲置,上有大理寺卿,下有诸多大理寺丞,大理寺正,这等职位是架空,也是混日子的首选,所以,刘妃将家中人安插进来,似是也合情合理……
  晋王脸色都绿了,他早前根本就不知晓此事。
  而这人是晋王一派的亲戚,这让早前狠狠打上东宫的那巴掌,原封不动的移到了晋王脸上。
  此事晋王应当不知晓,但却脱不了关系。
  东宫趁机叩首,“父皇明鉴,吏治改革处处受阻,并非儿臣一人力所能及。”
  “父皇……”晋王想辩解,但此时他尚且弄不清楚实际情况,不敢轻举妄动。
  好端端的范允之事开局,被一个大理寺少卿给毁掉了七八分。
  晋王自己有错在先,更不好再恼要彻查范允之事。
  而晋王不开口,他身后的人群龙无首。
  东宫顺势道,“父皇要查范允一案,儿臣无话可说,如今大理寺人才紧缺,儿臣推荐大理寺丞柳致远彻查此事,柳致远是父皇钦点的探花,才学兼备,可堪重任,同时,儿臣也奏请父皇,彻查朝中吏治之事,看是否还有人想在朝中上下都安插自己亲信,一手遮天!”
  目光分明是看向晋王的。
  “你!”晋王怒极。
  东宫叩首,“儿臣奏请父皇从儿臣处查起。”
  晋王语塞。
  这朝中皆是站队他与太子的,若要查,两人皆受损。
  东宫这是笃定了他不敢。
  天家拢眉看向殿中的两个儿子,有些看不清,是自己这些年小看了东宫,还是东宫今日做得滴水不漏。
  天家没有应声。
  东宫继续叩首,“儿臣监国一年多,自认虽无功绩,却无愧对父皇与朝廷之事,还请父皇彻查后,还儿臣一个清白!”
  天家轻哂。
  自己的儿子真是好手段,如此反将一军,他原本想今日废太子,如果当真要废,就成了查都不查,逼得东宫无辜退让,送晋王上位。
  他终究小看了这个儿子!
  也小看了他身边的卢氏。
  卢皇后依旧端庄高贵,脸上噙着淡淡笑意,多了一份表情都没有。
  连苏锦都看出,眼下天家才是骑虎难下的那个。
  肖玄嘴角微微勾了勾,本是苍月朝中的大戏,他一个外来观礼的人本就不该参与其中,便继续看着。
  东宫仍旧跪得笔直,微丝不动。
  主位上,天家却朗声笑道,“你这等费尽心思,不就是逼朕今日没法废你吗?朕今日偏要废太子,看尔等如何!来人!”
  天家高呼一声,当即有中书令上前。
  天家道,“即日起,撤去太子监国一职,废太子之位,留后议。”
  中书令负责草拟诏书,这是要当场废太子。
  殿中唏嘘一片。
  东宫却重重叩首,“请父皇三思,勿要听信小人谗言,毁儿臣清白!”
  就连苏锦都觉东宫这句话拿捏得极其精准,错不在天家,在小人谗言,如此,东宫与天家之间尚有缓和余地。
  柏炎却听出了旁的意味。
  柏炎转眸看向叶浙,叶浙也正好看向他。
  东宫这是将戏做足了,晋王蛊惑君上废太子,东宫清君侧,这是要逼宫了!
  柏炎握紧苏锦的手并未松开,另一只手,却抚上的身前的小桌,随时准备护苏锦周全。
  苏锦诧异目光中。
  果真听殿中有东宫的亲信道,“陛下如此,对东宫不公,还请陛下勿听小人谗言。”
  一人带头,便有主人响应。
  云集响应,便叫这殿中都是‘勿听奸邪’之音。
  “混账,你要反了不成!”天家应是也看出了东宫意图,知道东宫是要逼宫。
  东宫却依旧跪在殿中叩首未起,嘴角微微勾了勾,任凭天家如何恼,都不应声。
  当下,有禁军中的东宫亲信拔刀,“清君侧。”
  天家身侧的侍从也拔刀,“护驾!”
  顿时有禁军之中纷纷拔刀,殿中一时混乱,有尖叫声,有高呼声,却都不敢动弹。
  苏锦眸间微滞,柏炎揽了苏锦到怀中,“不怕,没人敢来此处。”
  苏锦低眉看他。
  他看向殿中,目光深邃如炬,似是都在意料与掌握之中。
  这殿中只是一幕,纷纷拔刀,却没有短兵相见。
  很快,殿外却响起了厮杀声和短兵相见的声音。
  苏锦在柏炎怀中,似是不如先前那般惊慌,只是心中还是忍不住砰砰跳着,难怪今日入宫时,柏炎会提前同她招呼,若是没有提前招呼,便是眼下在柏炎怀中,依旧会一颗心悬而不放……
  “柏炎……”她是见殿外血光。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