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尚公主(二)全文阅读

尚公主(二)

时间:2020-08-07 15:42 作者:伊人睽睽 标签: 宫廷侯爵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46章 暮晚摇躲在屏风后, 明显感觉到外面的春华也很紧张。 她咳嗽一声, 春华才回过神, 让人请言二郎进屋。 春华心中有点猜测,觉得言尚找她, 无非是因为刘文吉的缘故。 春华心中纠结又痛苦,她不敢将她和晋王的事告诉任何人。晋王没有找公主来要她, 让她松口
第46章
  暮晚摇躲在屏风后, 明显感觉到外面的春华也很紧张。
  她咳嗽一声, 春华才回过神, 让人请言二郎进屋。
  春华心中有点猜测,觉得言尚找她, 无非是因为刘文吉的缘故。
  春华心中纠结又痛苦,她不敢将她和晋王的事告诉任何人。晋王没有找公主来要她, 让她松口气。然而她不知道如何面对刘文吉。
  她觉得自己背叛了情人。虽然并非她自愿,可是她在没有和刘文吉断了的情况下, 成了另一个男人床上的女人。和这个比起来, 刘文吉只是对她口不择言, 算是什么过错呢?
  他起码……就是去北里,也没有睡别的女人,没有背叛她啊。
  反是她成为了背叛者。
  刘文吉日日来公主府找春华, 春华却已经没有脸面面对他。而今言尚来了……若是为刘文吉说情,她情何以堪?
  就是这般煎熬之下, 言尚敲门而入,看到了似站在屋中发呆的春华。
  二人皆整理一番心情,向对方见礼。
  暮晚摇靠着那张嵌宝钿、帖云母的锦屏风, 听到他二人在外寒暄——
  言尚客套的:“殿下这两日如何?”
  春华:“殿下这两日都在随着太子参宴,除了每日回来得晚一些,也没什么别的。”
  言尚低声:“她既然身体不好, 娘子该劝着她少吃些酒,筵席也不必去的那般频繁,多休息才是。”
  春华笑:“奴婢晓得, 多谢二郎关心我们殿下。”
  言尚尴尬地咳嗽一声。
  躲在屏风后的暮晚摇唇角翘了翘:言尚拿她来当客套话和春华套交情,她感觉还挺不错的。
  不过他劝说的少吃酒就罢了吧。
  一是她确实酒量非他能想象,二是她参宴就得吃酒,而要参与政务就得不停参宴。
  她必须主动争取,主动参与政务。
  因为她只是一个和亲公主,她身上的价值就剩下李家那点儿身份、皇后留下的那点身份。太子要拿她当刀用,要她去出头杀人,如果她不去,她就会再次被逼着嫁人,发挥自己身份的那点儿余热。
  言尚他可以按部就班、徐徐图之;他正常读书就能当官、升官,参与政务。暮晚摇却没有时间,她不张扬,就嫁人;不为刀俎,就为鱼肉。
  虽然跟舅舅说嫁谁都无所谓,可是如果有选择的话,她现在……实在是太不想嫁人了。
  她已经恨透了嫁人,恨透了和任何一个男人绑在一起,恨透了那种躺在任何男人的床上,屈居人下、无能为力的感觉。
  暮晚摇这边在出神,言尚和春华却果然已经说到了刘文吉的事情。
  春华本来不想听,但言尚那种不急不缓、徐徐道来的谈判风格,实在让人难拒绝,让人不知不觉就听他说完了,再被他说服。
  言尚说:“……总之,人孰无过?刘兄既然没有犯什么原则性的错误,他又愿意为了你而改正,娘子为何不给他一个机会呢?”
  春华难堪垂目。
  言尚看她神色不与往常相同,不觉认真观察,见春华面上还好,手下却不自觉地绞着自己的袖子,一圈又一圈,她显然焦虑到了极点。
  言尚若有所思,想刘文吉的错,不至于到这个地步吧?
  言尚问:“娘子若有什么为难处,或者说出来,我帮娘子一同想办法?”
  春华抿唇,却坚定地摇头。
  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的狼狈污浊。
  春华轻声:“二郎,若是我做错了一件事,虽非我自愿,却会伤害到刘郎……我该如何是好?”
  言尚垂目望她,半晌问:“是什么样的错误?”
  春华:“我不想说。”
  言尚思索一下,再问:“那是什么程度的错误?”
  春华闭目难堪:“……是一旦刘郎知道,他会崩溃那种。”
  言尚神色微肃,半晌问:“你自己能解决这个问题么?”
  春华道:“已经解决了。”
  言尚盯她片刻,再次重复:“你自己能解决这个问题么?”
  春华诧异他为什么重复一遍,她看向他。
  听言尚声音放得更缓,似加深她的记忆:“你要非常确定,你真的解决了这个问题了么?”
  春华原本觉得自己解决了,但是言尚这么一问,她就不太肯定了。
  看春华露出几分茫然又不安的神情,言尚叹口气,道:“我明白了。总之,似乎是娘子这里出现了什么难题。我建议娘子真正彻底解决此事。要么你与刘兄一起面对此事,要么你在与他和好之前,彻底解决麻烦。
  “你若实在不愿让他知道,那你就要解决得分外彻底。娘子不愿说,我自然也不多问娘子了。只是我想告诉你,你的主人是一位公主。通常情况下,你的主人地位在整个大魏已经足够高了,她应当能帮你解决你的麻烦。”
  春华一怔,连忙向言尚道谢。
  说完这事,言尚却还不走。春华奇怪地看他,见这位朗朗如清风明月的言二郎,竟会露出有些尴尬为难的神情。
  春华饶有趣味地盯着他。
  看言尚挣扎半晌后,说:“一月时间已到,我本该如我之前答应殿下的那样,将我一月的俸禄给殿下。”
  躲在后面偷听的暮晚摇才在心里琢磨春华是做了什么事,听到言尚这个话,她就恍然大悟:是哦,言尚答应过她给出他自己的俸禄,因为她把隔壁的房舍租给他住。
  因为暮晚摇从来不缺钱,也从来不把房子当回事,暮晚摇都忘了这事了。
  但是听言尚这意思……他不想给?
  暮晚摇长眉扬起,心想反了他了。不过她又暗自提醒自己,日后记得要吩咐春华,以后每月言尚的俸禄,要交到自己手里亲自过目。
  不然言尚有没有给她租资,她都不知道。她会糊里糊涂地就让他住她的房子,还给他院子里的仆从月钱……丹阳公主就算不缺钱,也不傻啊?
  外面春华问出暮晚摇的心声:“郎君是不愿给租资么?”
  言尚连忙:“绝无此意!是我最近手头有些紧,钱财忙于旁的事……请多给我一旬时间,我必将钱给出。”
  春华想想,觉得这不是大事,自己可以替他先付了,就点了头。
  却不知道后面的暮晚摇气得跺脚,简直想冲出去推开春华自己指着言尚鼻子骂:凭什么拖啊?为什么拖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