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娇宠妆妆(下+番外)全文阅读

娇宠妆妆(下+番外)

时间:2020-07-22 16:16 作者:三月蜜糖 标签: 甜文 朝堂之上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47章 047 男子的眼睛慢慢堆积起水光, 似难以置信一般,横起胳膊擦了擦, 又定定的望着顾妆妆。 人来人往的客栈熙攘热闹, 两人中间隔了几桌, 不时有人经过, 遮挡住彼此的视线,复又清晰分明的呈现。 有人路过, 推了顾妆妆一把,她没站稳,身子往前一晃, 那人
第47章 047
  男子的眼睛慢慢堆积起水光, 似难以置信一般,横起胳膊擦了擦, 又定定的望着顾妆妆。
  人来人往的客栈熙攘热闹, 两人中间隔了几桌, 不时有人经过, 遮挡住彼此的视线,复又清晰分明的呈现。
  有人路过, 推了顾妆妆一把,她没站稳,身子往前一晃, 那人极快的走上前来,虚虚握住她的手臂, 眼中情绪汹涌, 泪花泛在眼眶,少顷,又扭头, 胡乱擦净。
  再度看来, 神色已经恢复正常。
  他松开手,局促的舔了舔唇, 似乎在为自己的行为寻找措辞, 倒是顾妆妆先反应过来,咧嘴一笑,娇憨道,“好巧, 你怎么在这?”
  宋延祁本该待在益州,工部侍郎赴荆州视察,不日将要返程,故而早早写信与他,约在荆州碰面。
  秋闱不定,工部侍郎终究是心下难安,因着与宋三府里的关系,他想提前帮宋延祁一把,以防他日出现变数。
  两人还未碰面,宋延祁先行来到客栈住下,原想着夜里等工部侍郎应酬完,他们一起去樊楼吃酒,却没想到,竟在此处遇到了顾妆妆。
  “妆..你怎么来了?”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平静,又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欢喜,一双眼睛喜出望外的盯着她,继而冁然而笑。
  顾妆妆犹豫着,要不要将实情相告,这念头刚涌起,她又迅速掐灭,只与他走到内间,相继坐下后,不着痕迹的打量着他,促狭道,“明明是我先问的你,不是应该待在益州吗,怎么过来了?
  三叔和三婶都担心你,自你走后,三婶整个人都清瘦许多。”
  她这般说着,却忽然意识到,宋延祁同三婶一样,瘦的有些叫人心疼。
  他长相儒雅,性情温和,如今眼窝因为瘦黑而显得有些陷下去,人却比初回临安时候精神许多,两颊有了颜色,不再是灰扑扑的苍白。
  “嗯,”他低头摩挲着手指,又替顾妆妆倒了茶,推到面前,“过来有些公事,过几日便会去益州。
  你呢,为何,这般装束,大哥也来了吗?”
  顾妆妆的眼睛很亮,微微笑着,宋延年捏了捏耳朵,跟着啜了口茶,喉间这才没有那么干涩,“我跟他,和离了。”
  宋延祁猛地抬起头,茶水翻滚着打落,整个溅到顾妆妆身上,她站起来,掏出巾帕擦了擦,拧眉哀叹,“宋延祁,你同我有仇!”
  茶水虽不至于滚烫,却足以叫人跳脚,顾妆妆拎着衣摆,试图甩去那灼人的热意,秀气的鼻梁沁着汗,她没好气的瞪了宋延祁一眼。
  对面那人反应过来,手忙脚乱拿自己帕子去擦,顾妆妆避开,伸手接过他的帕子往后退了一步,低头仔细将上面的水渍阴干,又叹了口气,“你激动什么,我又没得罪你,真真是冤家,你何时这般毛手毛脚了。”
  擦完又坐回去,看宋延祁依旧是魂不守舍的呆愣状,不由将帕子拍到他身上,“我吃饱了,若是没事,就先回去睡觉了。”
  人刚转过身去,宋延祁忽然猛地站了起来,声音里带着几分颤抖,“那你,要去哪?”
  顾妆妆觉得好笑,伸手指了指楼上,“自然要去睡觉。”
  “妆妆,我们..”他嗓子有些哑,难受的厉害,“那我们还是朋友吗?”
  顾妆妆犹疑的盯着他,颇有些不明白他话间的深意,遂拧眉小声道,“随缘吧。”
  日后若是不刻意寻找机会,那么大概不会遇到,至于朋友,能做也好,若是不能,也只得顺其自然。毕竟对整个宋家来说,她就是宋延年的妻子,虽然已经和离,少不得面上过意不去。
  小叔子同前嫂子做朋友,顾妆妆不敢想。
  夜里起了风,零星跟着几个雨点落地,早秋的凉气乍然显现。
  顾妆妆裹着被衾,将自己包成一团,脚底却总觉得有些透风,日子过得这般快,明明前些天还在穿着香云纱的薄衣,这几日便换上了织锦衣裳,滑溜溜的中衣稍稍有些热乎气,便听到走廊上传来刺耳的吵闹声。
  顾妆妆紧紧攥着衾被,竖起耳朵听外头的动静,似乎有人喝醉了,伴随着踉跄的脚步声,还有咣咣的砸门声,有人开了门,探出头去破口大骂。
  还有人往外扔瓶子,以此发泄被吵醒的怒火。
  动静持续了半个时辰左右,顾妆妆趿鞋下床,披着衣裳过去检查了门栓,又将圆桌用力推了过去,顶在门后。犹觉得不安心,遂沿着窗牖一一看了遍,方要转头回床上歇息,便听到门口传来轻微的走路声。
  她提着心,一动不动,待脚步声停住,顾妆妆便看向有黑影晃动的门口,扫了一眼房内布置,悄悄从桌案上抱起那个青花瓷瓶。
  人影在门口站了少顷,欲言又止的样子,顾妆妆大气不敢出,忽然那人咳了一声,压着嗓音问,“我有事找你。”
  宋延祁?
  顾妆妆将青花瓷瓶放下,走上前站在圆桌后,朝门口回道,“明日再说吧,我都歇了。”
  宋延祁考虑了下,又道,“我只说几句,不会打扰你很久。”
  房中点了一盏灯,顾妆妆罩上笼纱,又穿上外衣开了门,宋延祁喝了些酒,脸红扑扑的,一双眼睛亮的惊人。
  她有些犹豫,却还是闪身将他让进门来。
  宋延祁从入门后便一直低着头,连余光都不敢乱瞥,他方从樊楼回来,听到一些动静,又怕顾妆妆出事,便硬着头皮敲了门。
  可真的坐下后,又觉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楚。
  顾妆妆不解的望着他,不施粉黛的脸上干净透亮,她没梳发髻,一头青丝懒散的披在脑后,显得小脸愈发精致。
  “我...”宋延祁抬起头,见她眼神清澈,心无旁骛,愈发觉得自己心思狭隘,他压下狂跳的心,面上镇定自若,“我想问问你,方才没有吓到吧?”
  顾妆妆侧脸咦了声,摇头,“你就为了问这个?”
  她可真的要生气了。
  “不是,我还想问,你为什么同大哥..和离。”他声音如同蚊子嗡嗡,说完还怕她误会,又补了一句,“你别多想。”
  顾妆妆哪里愿意提起那般糟心的事,索性站起来,人走到门口,将手一背,“宋延祁,你今日古里古怪的,我真的要睡了,若是没什么急事,你等改日再说吧。”
  宋延祁连忙站起来,两手交握在一起,双目亮闪闪的,急切道,“我只是想知道,你日后如何打算的,要去何处,身边可有可靠的人?”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