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言小说 > 小良药(下)全文阅读

小良药(下)

时间:2020-07-16 13:04 作者:白糖三两 标签: 情有独钟 宫廷侯爵 边缘恋歌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52章 姜恒知被贬官, 姜月芙已经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相府千金,从前那些给她送花帖的贵女们, 认定了姜家要没落下去, 都急着和她撇清干系。 而程汀兰也因为林菀的算计, 和姜恒知生了嫌隙, 再难和从前一般和睦。 姜月芙眼看着从前不放在眼里的人, 如今却走得比
第52章
  姜恒知被贬官, 姜月芙已经不是什么高高在上的相府千金,从前那些给她送花帖的贵女们, 认定了姜家要没落下去, 都急着和她撇清干系。
  而程汀兰也因为林菀的算计, 和姜恒知生了嫌隙, 再难和从前一般和睦。
  姜月芙眼看着从前不放在眼里的人, 如今却走得比她更远更好, 心中不可谓不很。
  尤其是, 连她自己的弟弟也像是倒戈了般,不断维护姜小满。
  从月老祠回府后,姜月芙和姜驰大吵一架,最终不欢而散。
  然而到了第二日,她又觉得自己的话说得太重,想到姜驰为了她的病去求人, 心中过意不去, 一早便去姜驰的院子想和他好好谈谈。
  侍女见到姜月芙来了, 讶异道:“小姐怎么来了?”
  “我来看自己弟弟,有什么奇怪的吗?”
  侍女连忙道:“奴婢并非这个意思, 只是少爷现如今不在房中,一时半会儿恐是回不来。”
  “阿驰去哪了?”
  “奴婢不知。”
  姜月芙不耐烦地瞥了她一眼。“这也不知那也不知, 要你们做什么, 我在他房中等他回来。”
  侍女一听,忙跪下,语气带着恳求:“不行啊小姐, 少爷说过了,他的屋子谁也不许进。”
  姜月芙嗤笑一声,隐怒不发。“你也不将我放在眼里了不成,这姜府,还有我不能进的地方。阿驰以前的房间,我都是随便进,怎得如今进不成了,他藏了什么宝贝不成,让开。”
  侍女哭丧着脸,为难地说:“这真的是少爷的吩咐不敢违抗,小姐请您体谅体谅奴婢吧……”
  “笑话,这世上哪有叫做主子的体谅奴婢?从前在相府,怎不见你这样说话,怎么,如今我们姜家还未曾败落,你这奴才也开始不把我放在眼里了?”姜月芙心底突升一股戾气,让她变得不可理喻。
  侍女瑟缩着往后退,磕了几个头认错,被姜月芙身后的侍女拖到一边,强行打开了姜驰的门。
  因为那侍女的话,姜月芙也留了个心思,目光搜寻着姜驰屋子里有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奈何一切如常,并不见什么与往日不同,更不用说藏了什么人。
  她只当姜驰是年岁渐长,有了自己的心思,也没想着去乱翻他的东西,只是走到书案前坐下,看看他最近都在读什么书。
  姜驰的书案上杂乱一片,用过笔的也没有放回笔架,就这么搁在书案上。
  姜月芙看不过眼,俯身去给他收拾,顺手将几本书收起,压在最底下的宣纸便露了出来。
  上好的徽州生宣,纹理细密平滑。
  一个女子的画像跃然纸上,眉眼生动明媚。
  画像的人必定是将她的样子刻到了心里,才让这画中人的模样如此传神。
  那画的,分明就是姜小满。
  手中的书纷纷掉落在地,姜月芙目眦欲裂,像是要将画纸瞪出个窟窿来。
  侍女见她不对,连忙要问,她却一把将宣纸揉成一团,不叫人看见。“滚开!”
  姜月芙扶着书架,努力平复自己的心绪,连气息都紊乱了。
  她握着被揉成一团的画像,指节用力到泛白,指甲深深嵌入纸中。
  “小姐这是怎么了?”
  “无事,你先出去,我在这里等阿驰回来。”
  她冷静下来,等到屋子只剩她一人的时候,又将揉皱的纸铺展开,仔细打量这幅画。
  画中人的脸颊处,被摩挲到起了细微的毛边,不同于其他纸面的平滑。
  这么一看,她又觉得心里发紧,呼吸都不顺畅。
  哪个男子会把一个女人画在纸上,悉心铺平在书案下用书压着,又时常摩挲女人的脸颊。
  这不是什么仇敌,更不是什么亲友之情,分明是男女间的爱慕!
  姜驰喜欢姜小满!
  这个念头一出来,她就觉得自己快疯了,实在是可笑,可悲!
  姜月芙也不知自己等了多久,好似怒火都压成了翻滚的岩浆,就等着姜驰出现通通爆发出来。
  姜驰推门而入的时候,见到姜月芙的表情,心中猛地一沉,顿觉不好,不等她开口,便自觉转身吩咐院子里的下人:“你们都出去。”
  等他刚一扭头,就迎来了狠狠一耳光,抽得他脸颊发麻,脑子都嗡得一下,可想而知姜月芙是有多生气。
  “你告诉我,你对姜小满是什么心思?”姜月芙的手微微发抖,看着他的时候,眼里都蓄着泪。“到底是为什么?你是不是疯了?她给你灌了什么迷魂汤!”
  姜驰料想她是什么都发现了,也没办法辩解什么,只好低头承认:“随你怎么想吧,我也没什么办法。”
  “混账!”姜月芙怒极,扬手又要打他,却被他截住了。
  姜驰抓着姜月芙的手,颇像是自暴自弃地说:“打我骂我都没什么用,我就是这样,改不了。”
  姜月芙眼眶逐渐红了,发疯般将手里的纸撕碎朝他身上扔,又搬起姜驰桌子上的书砸过去。
  “你混账,读了十几年的圣贤书,就学来这些败坏人伦的龌龊东西!世间的女子何其多,你偏偏喜欢她!她骨子里,流着和你一样的血!你若敢对她动什么心思,不如早日找一把剑自戕,好过败坏了姜府的名声!”
  姜驰始终低垂的脑袋缓缓抬起,嘴角勾出一个讽刺的弧度。“什么名声,我们姜府有什么名声?这世间男子也多,你又为何非要喜欢周定衡?你喜欢他,甚至得罪了孙太傅,又得罪郭家,使父亲四面树敌。你以为姜府落到如今的下场,只怪太子心狠手辣?姜府的名声,你不是也毁了大半,你以为父亲让姜小满用命救你,还是什么秘密不成?”
  姜月芙没想到姜驰会这么说,气到浑身都在抖,连嘴唇都微微发颤。
  姜驰却不管不顾,继续说着:“喜欢周定衡有什么用,他看过你一眼吗?我们有什么区别?要不是为了你,娘也不会落到如今疯疯癫癫的样子。你瞧不上的姜小满不仅活着,还比你活得好,连父亲都偏向她,你又能如何?”
  姜驰望着地上的碎纸,忽然想起他曾经将陶姒留下来的信撕碎,扔到小满脸上,还出言讥讽她。
  那个时候他经常将她弄哭,见到她哭还会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
  在发现这种恶心的心思时,他是真的希望小满去死,只要她死了,这些喜欢一定也会消失,就没人发现他曾有过这么龌龊的想法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