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想抱你回家(下)全文阅读

想抱你回家(下)

时间:2020-04-15 14:59 作者:鹿灵 标签: 甜文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41章 努力想x1 阮音书想想,手撑在软垫上,慢慢靠了过去。 虽然刚刚的确是在自言自语,但和程迟都说这么久了,总不能大费周章结果就和别人说一句我没和你说话吧? 她舔舔唇,说道:我说,我是不是可以把给初瓷准备的蛋糕拿上来了? 程迟似乎还是没有听清,

第41章 努力想x1
  阮音书想想,手撑在软垫上,慢慢靠了过去。
  虽然刚刚的确是在自言自语,但和程迟都说这么久了,总不能大费周章结果就和别人说一句“我没和你说话”吧?
  她舔舔唇,说道:“我说,我是不是可以把给初瓷准备的蛋糕拿上来了?”
  程迟似乎还是没有听清,耳朵又靠过来一点:“什么?”
  她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耳垂:“我给初瓷不是做了生日蛋糕吗,感觉是时候推上来了。”
  他顿了顿,旋即点头:“嗯,可以。”
  阮音书点点头,旋即站起了身,推开包间门走了出去。
  程少爷也不疾不徐的起身,同她一道。
  门关上,毫无灵魂地鬼哭狼嚎被锁在门内,走廊里不再吵闹。
  程迟抄手问她:“怎么不让服务生推上来?”
  阮音书摇摇头:“还是我自己来好了,这样惊喜感比较浓。”
  前台已经把东西都布置好了,蛋糕放在推车上,旁边摆好盘子和叉子,蜡烛也准备就绪,只差点火。
  阮音书回头问程迟:“你带了打火机吗?”
  程迟点点头,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纯黑色的火机,抛了过去。
  她伸手接过,掀开盖子,目光逐渐变得迷茫。
  这个好像和她平时见过的塑料打火机不太一样……是按哪里开呢?
  “不会开?”程迟很快发现她的出神,往前走了两步,又从她手里把火机拿出来,轻笑一声,“看来我真是高估课代表了。”
  阮音书不服气:“我又没用过这种……”
  少年修剪干净的指缘微微一划,火苗立时从旁侧窜出,整个动作描述不出的利落潇洒。
  后来蜡烛点好,阮音书不知怎么心跳也加速起来了,站在门口的时候小声说。
  “明明我才是准备惊喜的人,怎么现在有点心跳加速。”
  他倚在门口,云淡风轻地回:“我也是。”
  “你也是什么?”她奇怪地问。
  他停了那么几秒,旋即垂眸,舌尖舔舔唇瓣:“……和课代表一起准备的啊。”
  “噢,你这么一说也是这样,蛋糕是你陪我做的,推蛋糕也是……”
  调整了几下呼吸,阮音书抬手推开了门,边唱着生日歌进去了。
  大家纷纷响应,扔下手里的手机和水果,拍着手唱起了生日歌。
  站在正中央的李初瓷双目圆睁,呆呆地站在那里,过了半晌才指指蛋糕:“你们什么时候买的啊?”
  “我做的,”阮音书把推车转了一圈,用软糯的声调豪爽道,“送花给你呀!”
  李初瓷这下真是完全愣住了,被感动得不行,握着话筒情之所至唱了首《爱你一万年》。
  包厢的气氛升至顶峰。
  后来大家切蛋糕,阮音书做的蛋糕不小,刚好够吃,李初瓷一块块切好,阮音书默契地配合着往下发。
  一边发,她也没忘记这是自己亲手做的,自己还没尝过味道,忽然回过头问第一个拿到的邓昊:“味道怎么样?”
  问完她又去李初瓷手里接蛋糕,颇有种先给邓昊提个问,等会儿来收答案的味道。
  程迟看着邓昊:“怎么样?”
  邓昊挖了一小块,咂咂嘴:“你也知道我不爱吃蛋糕,我尝不出来啊……”
  话音刚落,阮音书便凑过来问:“怎么样,好吃吗?”
  程迟对着她殷切目光,道:“还不错。”
  阮音书又问邓昊:“你觉得呢?”
  邓昊:“我……”
  程迟率先替他回答:“他觉得非常好吃。”
  邓昊:?
  “他说他等会还想要一块。”
  邓昊:??
  阮音书想了想,为难地抓了抓耳垂,看向邓昊:“那我再去帮你要一块吧,就是蛋糕有点紧俏来着。”
  邓昊:???
  有人倾听昊昊内心的声音吗?
  没有:)
  吃了两块蛋糕之后,邓昊已经撑得走不动路了,瘫软在最内侧的沙发上。
  但就在只剩一首歌还能唱的时候,李初瓷举着话筒询问:“还有谁想唱吗?赶紧啊,最后一首了啊。”
  邓昊立刻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我唱我唱!”
  拿到话筒之后,邓昊装模作样地拍了两下,然后肃穆道:“接下来的这首歌,我要送给程迟。”
  正在玩手机的程迟抬起脸。
  “因为这就是他最真实的写照,”邓昊整张脸都写满了记仇,咬牙道,“《来自天堂的魔鬼》,送给程迟。”
  “……”
  一首荒腔走板的魔鬼歌曲唱完,屏幕切换入不可C_ao作界面,大家收拾了东西,然后准备各回各家。
  李初瓷结完账之后道:“大家都有办法回去吧?现在才九点,地铁公交应该都ok,实在不行两个人一起打的也行。”
  说完,李初瓷又转向最值得关切的阮音书:“你等会儿呢?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阮音书看一眼手机,“我妈刚给我发了消息,让我先坐地铁,然后她去地铁站接我。”
  “噢,好好好。”
  李初瓷早已见怪不怪,阮音书家里管得严,而且阮父阮母安全意识特别重,所以就连晚上八九点都会出来接她回家,生怕她出意外。
  从小被放养得漫无边际的程迟当然觉得稀奇,在地铁站的时候问阮音书:“会怕吗?”
  阮音书没懂他的意思,茫然地抬脸:“啊?”
  程迟继续笑:“我说,课代表一个人坐地铁,会害怕吗?”
  阮音书:“不怕啊,为什么这么问?”
  “因为小朋友放学才要家长接送啊,譬如我八岁的小侄子,他自己坐地铁就会怕,”他揉揉她发顶,俯身和她对上视线,“课代表今年几岁了?”
  她上嘴唇抬了抬,一副小野兽要露出獠牙的模样,过了半晌,又眨巴着那双剪水双瞳,头微微一侧。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