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他从火光中走来(下+番外)全文阅读

他从火光中走来(下+番外)

时间:2019-12-30 14:28 作者:耳东兔子 标签: 都市情缘 娱乐圈 铁汉柔情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39章 这事儿,后来被沈牧大刘几个知道,全都笑岔了气儿,拍桌撺哄鸟乱,一点儿也不顾及边上林陆骁铁黑的脸。 五分钟?开什么玩笑,骁爷这体格,怎么也得往后再加一个零啊,但转念一想,人是第一次,也得理解,提枪的时候肯定多少有点紧张,身下躺的又是喜

第39章

    这事儿,后来被沈牧大刘几个知道,全都笑岔了气儿,拍桌撺哄鸟乱,一点儿也不顾及边上林陆骁铁黑的脸。

    五分钟?开什么玩笑,骁爷这体格,怎么也得往后再加一个零啊,但转念一想,人是第一次,也得理解,提枪的时候肯定多少有点紧张,身下躺的又是喜欢的女人,想要好好给人表现一番,奈何及不过那丫头身娇腰软的,是个尤物,随便喊两声,男人在床上除了一地儿硬,其他地方都软,难保骁爷吃不消。

    抽动没几下,就缴枪了。

    这事儿还得归结于,“平时锻炼太少,太敏感。”

    在X_ing事上他确实不太热衷,平日里训练多,力气都往一处使儿,不跟大刘几个似的,无所事事,唯一的娱乐也就剩看片L_ū 管。

    他偶尔也有冲动的时候,看个片,手动解决,频率么大概一个星期一次?

    他作息挺好,外表冷峻,眉眼有痞气,但人精神,根正苗红的,看上去也不是重欲的人,反而穿军装的时候会有禁欲感。不像蒋格,小小年纪,俩黑眼圈比国宝还国宝,一看就纵欲过度,那脸虽然帅,总觉不健康。

    ……

    一室宁静。

    窗帘紧闭,就亮着一盏床头灯,蕴黄光线,屋里昏暗,床上纠缠着两道人影。

    南初仰躺,不着寸缕,肤质白皙,小脸圆嫩泛着潮红,俩眼睛圆溜溜地瞪着他,无辜地很。

    林陆骁两手撑在她两侧,撑着身子俯在她两侧,声音冷硬,好似在跟谁生闷气儿:“你那什么表情?”

    南初眨眨眼,“可爱的表情。”

    林陆骁哼一声,“少装。”

    南初笑:“好吧,我只是想起一个人来。”

    穆泽的十分钟,以及当初在部队,他将她从灌木丛里拖出来,那句“做到你哭”还言犹在耳。

    林陆骁瞪圆了眼,眼神可怖,威胁道:“你要是敢提穆泽,我弄死你。”

    小姑娘噗嗤笑出声,唇红齿白,眼里都是光:“我当初说什么来着?”

    讥讽。

    她在讥讽他。

    林陆骁低下头去,在她唇上咬了口,恶意地重重顶了几下:“别找死啊,我说认真的,真那么想我弄死你?”

    其实也算天赋异禀了。

    就算出了一次,那玩意儿也还没软下来,硬戳戳地顶着她。

    南初被撞得破碎喊出声,缩着腰告饶。

    却被林陆骁坏笑着摁住腰身,低头在她耳边吹气儿:“怕了?”

    南初低低吟喔,眼神渐渐迷乱,却嘴硬道:“别又给我五分钟泄了。”

    知道这丫头在激他。

    林陆骁偏偏没上当,撞了几下就出来,往边上一躺,两人赤身裸体并排躺着,屋里内衣内裤散乱一地。

    他自控力一向好,就算平时自己弄也能控制时间,可没想到,自己一碰上这丫头就有点昏了头,C_a_oC_a_o动了几下,又听她哭着求饶,而且他都没全进去的,想说缓一下,刚往外撤,就没收住。

    这丫头真的……很紧。

    南初侧头看他:“不做了?”

    他撑着坐起来,靠在床头,手去摸床头的打火机和烟盒,抽了一支,偏头点了根,斜斜睨她一眼,仰头吐了口烟圈,不急不缓地说:“别急,有得你受的。”

    南初翻过身,反趴在床上,双手托着腮,胸托在床上,挤成一道沟,眼神澄澈地看着他道:“我等着。”

    林陆骁叼着烟,哼笑一下,伸手捏了一把软软白白的一团:“真的假的?我记得前一阵你还很平。”

    南初低头看一眼,仍由他捏着,“那天穿得运动内衣,是被勒的。”

    烟抽了一半,林陆骁忽然想起一事儿,拧灭在床头的烟灰缸上,把人拖过来:“我刚没带套。”

    这事儿是他没预料到的,本来还想在外头蹭一会儿,结果小姑娘比他还急,自己给挤进去了,刚想撤出来戴个套,没成想就漏了底儿,他倒不是怕什么,真有了咱也养得起,就怕这小姑娘不肯生,毕竟职业不一般。

    南初被他抱在怀里,漫不经心地在他胸口画着圈圈,“我等会去买药吃。”

    这叫什么事儿。

    就他妈干了五分钟,还得买药吃。

    林陆骁想想,“吃那玩意儿对身体好么?”

    “废话,你吃个看看?”

    “那别吃了,怀了咱就生。”

    南初猛地在他胸口上拍了一记,“生屁!我才二十一岁!”

    林陆骁挠挠眉,说:“怕啥,人十八岁后头已经背俩娃了。”

    “滚!”

    又是一记。

    林陆骁不闹她了,揉揉她的头发,确实也无法想象,自己还是个孩子呢,要她生小孩,不知道会是啥样。

    “我下次注意。”

    男人满心惆怅。

    南初其实也懂,趴在他硬实的胸膛上,听着他结实有力的心跳声,砰砰砰—,就特安心。

    “你今年几岁了?”

    鲜少有这种抱在一起喁喁私语的机会。

    林陆骁垂眼看一眼怀里雪白的姑娘,手顺着她背脊深凹的脊椎线慢慢往下滑,停在腰窝位置,淡淡说:“三十。”

    小姑娘闷在他怀里:“你家里逼你结婚了吧?”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