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前浪(一)全文阅读

前浪(一)

时间:2021-07-01 12:30 作者:刀一耕 标签: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彭向明在病床上一躺九年,全靠看电影听歌打发残生,没想到一觉醒来,自己竟在平行时空重回21岁,还成了导演系的学生。 在这里,他本来打算捞点钱就撤,好好的享受人生,却没想到,在地球上已经“落伍”了的前浪作品,在这里竟然大受欢迎! 他只好顺势一步步

序章 如果有来生

 

  彭向明知道,自己的时候到了。

  也该到了。

  二十一岁时忽然双腿无力,随后就查出了这个病,本以为能混个史铁生,结果最终还是成了霍金。

  到现在已经九年了。

  还是来到了最后的时刻。

  又有什么办法呢。

  只好自己安慰自己:赶上了!

  赶上了,就是赶上了。

  谁都没办法。

  想当年的自己,多么锐气的性子啊,查出这个病之后,暴躁得几乎要发狂,头一年,别管肌肉萎缩得多厉害,都坚持要运动,坚信自己一定能康复。

  人定胜天嘛!

  事实证明,没用。

  告诉自己不要放弃,告诉自己要努力,告诉自己要乐观,告诉自己有奇迹。

  呵呵。

  如果有可能,谁愿意得这么个破病呢?

  可现实哪里有如果二字?

  慢慢的,性子就磨下来了。

  什么叫磨下来了?

  彭向明觉得,从第三年的时候,再一直到现在,自己的这个状态,应该就算是磨下来了:既不盼着好,也不盼着死了。

  反正让我多活一天,我就多用一天,不让活了,也就如此。

  一开始是双腿肌肉萎缩,速度很快,从医生到家人,想了很多办法,有些甚至是没有经过什么验证的办法。

  然后是上身。胳膊、腰腹。

  两年不到的工夫,手臂已经抬不起来了。整个人都完全废了,连口饭都吃不到嘴里,要人喂。

  后来倒是慢下来。

  一直到去年,咀嚼开始越发吃力,彻底丧失了语言能力。

  全靠往胃袋里打流食撑着——别多想,插管子什么的,不难受的,因为已经没有太多知觉。

  上个月,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最近感觉似乎也听不到声音了。

  无比安静的、纯澈黑暗的世界里,似乎只有自己的大脑和心脏,还活着,还能支撑着自己进行思考、回忆、想象、伤感、留恋。

  世界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只差最后咽气。

  恍惚里,似乎突然听到有歌声响起来。

  像是歌剧,华丽的女高音,就是《肖申克的救赎》里大喇叭放的那种。

  又像是一个浅暖的嗓子,在浅吟低唱着什么。

  又或者……还好像是说唱?周董?以父之名?

  “我最爱《以父之名》了!”

  彭向明心里这么想着,就听那歌声似乎越发清晰了。

  但他知道,那不是真的。

  只是幻觉而已。

  从残废到半死,再到现在死了99%,这九年的无尽深渊里,他看了太多的电影、电视剧、小说,听了太多的歌、相声、评书。

  很多都是一遍遍又一遍遍的看。

  一遍遍又一遍遍的听。

  打发时间而已。

  不然又能做什么呢?

  也好,也算有始有终,周董,谢谢你的声音送我这最后一程。

  这个时候,忽然莫名其妙地就又想起若干年前的事情,一件应该算是很小的事情——说好了以后一定要去现场看一次老郭的年底封箱的。

  记得说起这个不算承诺的承诺,或者应该算是某种展望的时候,那姑娘就坐在自己怀里,发丝撩脸,微微瘙痒。

  她身上很香。

  也就只记得很香了。

  对了,那天的阳光好像不错,记忆里很灿烂的样子。

  那天她坐在自己怀里一起看的,应该就是老郭的《西征梦》。

  她笑得花枝招摇。

  让人迷恋的肉体的味道。

  以及青春的味道。

  现在她……肯定已经嫁人了,说不定孩子都生了。

  肯定的。

  “多年不见,还真是挺想你的。”

  他心想。

  这时候莫名诡异地忽然就又看到黑皮坐在一辆缆车里,手里抱着个大竹棒,很认真地甩了甩头发,葛大爷坐在他身边,拍了拍他的手,说:“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呀!”

  真好笑。

  歌声又忽然响起来,如此的真切——

  “闭上双眼我又看见,

  当年那梦的画面,

  天空是濛濛的雾,

  父亲牵着我的双手,

  轻轻走过清晨那

  安安静静的石板路。

  我慢慢睡着,

  天刚刚破晓。

  ……”

  在脑海中露出一个有生以来最最灿烂的笑容,彭向明在心里轻轻地说:“爸,妈,我先走一步了。这些年,辛苦你们了!”

 

 

第一章 有来生

 

  彭向明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在一间宿舍里。

  四张床,都是上铺,下面是电脑桌和衣柜。

  看着就像大学宿舍的样子。

  有几个大男孩一人一把椅子,似乎正在争论着什么。很激烈。

  房顶的灯光很刺眼。

  窗外很黑,但远处却又似乎灯光璀璨。

  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对,然后才发现,自己应该是刚喝完酒。

  头疼欲裂,脑子也像浆糊一样,转不动。

  这个时候当然应该先睡觉,一切都等酒醒了再说。

  这么一想,他心里很快变得踏实,随后就又倒头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白天。

  口干舌燥。

  整栋宿舍楼都特别的安静。

  他瞪大眼睛,定定地看着雪白的屋顶。

  嘴巴微微张开。

  呼吸异常的急促。

  过了好大一阵子,才终于缓和下来。

  头脑渐渐清醒,但身体却仍有些酒后的酥软无力,他起身,略有些吃力地小心爬下床,一边伸手伸脚、握拳踢腿地观察自己的身体,一边也同时在这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寝室里,到处好奇地打量。

  脸上表情复杂莫名。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