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都市小说 > 本能迷恋(上)全文阅读

本能迷恋(上)

时间:2020-08-04 12:40 作者:今婳 标签: 甜文 破镜重圆 豪门世家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文案1: 外界对于破产公子哥段易言褒贬不一。 有人说他曾经是榕城的顶级男神,生得一副高颜值冷清面孔,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阮皙在晚宴上初次见他,男人身穿白衬衫黑裤,手插着口袋站在灯光下,眼角处的一颗胭脂痣,却意外地勾人。 那晚
文案1:
外界对于破产公子哥段易言褒贬不一。
有人说他曾经是榕城的顶级男神,生得一副高颜值冷清面孔,却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只披着羊皮的狼。
阮皙在晚宴上初次见他,男人身穿白衬衫黑裤,手插着口袋站在灯光下,眼角处的一颗胭脂痣,却意外地……勾人。

那晚,让阮皙记住了他的名字……
.
身为豪门小公主,阮皙在面临被家族强制安排的联姻压力下,鬼迷心窍拿着一张巨额支票找上门,递到男人面前:“你只要答应跟我合约结婚,以后我养你。”
段公子维持一副冷淡出尘笑容:“是吗?”

文案2:
之后,段易言凭借自身经商手段了得,摇身一变成为豪门无人不知的新贵,身价财富无法估量,重获名媛圈内最完美的梦中情人首位。
于是,众人开始打赌他与首富千金联姻撑不过半年。
阮皙也心知这场婚姻里两人各取所需,不再纠缠不休,主动搬出跟他同居的公寓,潇洒扔下一张离婚协议书。
段易言靠在沙发冷淡慵懒的笑,盯着她许久:“好啊,走了就别回来。”
_
首富千金与段家婚变消息一出,震惊了整个榕城豪门的名媛们,皆是想上位成为新任段太太。直到半个月后,有媒体记者爆料出段易言在停车场与一名神秘年轻女子幽会。
众人震惊:他这么快找好了新欢?
后来仔细看,才发现视频里段易言单膝跪地在阮皙面前,一遍遍亲吻着她的指尖,嗓子沙哑说:“我认输,回来好不好?”

*
段易言生性冷血无情,凡是他看上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
唯独没想到有一天,会败在阮皙身上。

#超有钱的首富之女v腹黑心机公子哥#
#我费尽心思想养你,你她妈有预谋的骗财骗色?#
此文人设颠倒,女主不是傻白甜,后期A爆男主!

搜索关键字:主角:阮皙,段易言
一句话简介:她好可爱啊



第1章
  阮皙又梦见四年前的那一场演奏会。
  被华丽沉重吊顶砸碎的舞台,蔓延着浓重的血腥气,她单薄瘦弱的身体无法动弹,直直躺在冰冷地板上,鲜血沿着指尖落在手边一个深红色大提琴边缘。
  滴答,滴答……
  恐怖的血滴声,让阮皙细密的睫毛轻轻颤了下,猛地睁开眼睛,因为刚刚从噩梦中挣脱醒来,她一把抓住了座椅扶手,消瘦的肩膀带着不自然的僵硬。
  她坐在窗边,借着光,看到玻璃上有点模糊地映出自己半张精致的巴掌脸,凝视许久后,慢慢地控制住了还有点颤栗的呼吸。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吗?”
  耳边突兀响起空姐温柔的声音,格外清晰。
  阮皙拉回了神,循着声音抬头望去。
  半响,才记起自己结束了留学生活,正身处在飞往榕城的国际航班上。
  空姐的目光同样落在阮皙身上,机舱里温度偏低,见她却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黑裙,露出削瘦纤细肩膀,及腰的卷发稍显凌乱散开,几根乌黑的发丝贴在她脸颊上。
  看着之前似乎是睡梦中受了惊,此时表情发怔。原本皮肤就罕见的白,这会儿没一点血色,仿佛近乎透明,嘴唇也因为紧张而轻轻抿着。
  话声落地,安静数十秒。
  就在空姐热情的笑容快要僵掉——
  阮皙轻启唇,声音很轻地响起:“给我一杯水,谢谢……”
  她现在需要一杯水,醒一醒脑。
  “好的。”空姐微笑着从推车里给她递了杯水。
  阮皙微微调整座椅,坐直了身子,伸出手接过。
  随着空姐步伐优雅的走远,她微低头,正要喝,谁知飞机一个轻微颠簸,手中的水杯不偏不倚朝旁边倾斜过去
  水泼洒出来的刹那间。
  阮皙大脑一片空白,细细的腕骨及时被一只可以称得上漂亮修长的手稳住,肌肤相贴不到两秒,又瞬间松开。
  她反应慢半拍,本能的转头看向这只手的主人。
  一个看报纸的年轻男人。
  他闲闲地倚坐在座椅上,穿着白色衬衫,干净得像是漂白过的,领口整洁地翻在修长的脖颈处,视线往上一点,被报纸挡住看不太清脸,只露着侧脸的轮廓深刻清隽,尤为精致。
  阮皙轻抽了口气暴露出她的紧张,带点轻鼻音:“刚才谢谢你——”
  时间像是被静止了。
  直到男人薄唇轻扯,吐出的两个字:“不谢。”
  那疏懒冷淡的嗓音近距离地传入耳中,语调像是陌生人对陌生人的一句漫不经心地敷衍,但是每个音节都格外的悦耳。
  清清淡淡,却勾人至极。
  
  阮皙能看出他不耐搭理,礼貌收回了视线,静静地坐着,双手捧着水杯猫儿一样的小口喝完水,才拿起包,起身去卫生间。
  飞机上的卫生间狭窄却干净。
  阮皙拧开水龙头,将左手腕处的创可贴撕开后,清洗完了手。她轻舒一口气,转身靠在洗手池边,用干净的纸巾一点点地擦干沾了水的手指。
  随后,包里常备创可贴被翻出。
  阮皙微垂着眼,手指覆在自己手腕处一道深细的疤痕上,轻轻的磨着,与滑嫩的肌肤触感不同,很明显是曾经遭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无法自愈。
  她顿了下,动作习惯地将疤痕贴上了新的创可贴。
  这时相隔一扇门的卫生间外,传来了几道空姐兴奋的八卦声,清晰可闻。
  ——天哪!刚才乘务长看见段家那位破产公子哥在这架飞机的经济舱上。
  ——认错了吧,就算他破产也不至于落魄到坐经济舱啊。
  ——错不了!听说他的神仙颜值在豪门公子榜排首位,我们是不是有机会跟他搭讪了?
  ——做白日梦呢,人家就算破产了也是豪门顶级男神,轮不到你!
  段家……破产?
  阮皙捕捉到这几个关键字眼,表情带一点困惑。
  她不认识段家公子,却对他的姓氏印象深刻,这还得归功于她首富爸爸多年来一直把段家视为生意上的死对头。
  难道她出国四年没关注榕城。
  ——她首富爸爸终于得偿夙愿把段家搞破产了?
  想到这。
  阮皙忍不住从包里拿出手机,点开搜索栏,输入段家有关的关键字。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