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我曾是他的宿敌全文阅读

我曾是他的宿敌

时间:2021-01-29 14:21 作者:雪上霜华 标签: 穿越时空 重生 随身空间 穿越 雪上霜华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我曾是他的宿敌》作者:雪上霜华 文案: 众所周知,唐沉是个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人。 为了争家产,亲手将自己的大哥送进监狱,将怀着孕的继母推下楼梯,害他爸脑溢血中风,害异父异母的三弟远走他乡。凭着这股子骁悍劲,唐沉打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坐拥财

  《我曾是他的宿敌》作者:雪上霜华

  文案:

  众所周知,唐沉是个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的人。

  为了争家产,亲手将自己的大哥送进监狱,将怀着孕的继母推下楼梯,害他爸脑溢血中风,害异父异母的三弟远走他乡。凭着这股子骁悍劲,唐沉打造了自己的商业帝国,坐拥财富。

  恶名远扬又如何!

  众叛亲离又如何!

  岂知善恶终有报,唐沉被一群疑似入室抢劫的人弄死在自己家里。

  他坐在地上看着自己的尸体,坐了很久,心想,如果有人能给他收下尸,他下辈子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给他。

  有一个人破门而入看到血已经流干了的他,跌坐在地上,八尺男儿哭得像个失去了童话世界的孩子。

  唐沉惊了!这人是他异父异母的三弟,陈清晏,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曾经往死里欺负的一个人。

  没多久,唐沉发现他重生了,重生在17岁,他第一次见到陈清晏的这一天。

  这一天,别墅门前的路边开满了粉色的樱花……

  温馨提示:唐沉是受,唐沉是受,唐沉是受。

  一句话简介:欠你一世樱花

  内容标签: 强强 年下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沉/陈清晏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Z市的海滨别墅区,水天一色,绿树掩映,宁静安逸。

  一栋别墅里,白色建筑的三楼窗前站着一个人,酒红色的短卷发,眼睛像扇子,皮肤白皙,鼻头小巧,嘴巴饱满嫣红。

  一个男孩,十六七岁的样子,长得挺招人。

  只是……哪哪都是违和感。

  那双扇子似的睫毛下是深不见底的眼睛,没有一丝丝属于十六七岁孩子的清纯,饱满嫣红的嘴唇邪肆地勾着,尚且削薄的身板愣是站出了“一览众山小”的睥睨之姿。

  仿佛一头小卷毛都在说着不可一世,成功惊飞了梧桐树上的一只瞎窜悠的麻雀。

  唐沉站在窗前看着梧桐树的树梢,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表情表达此时此刻的感受。

  十七岁,嗬,时隔十年,我胡汉三又回来了!

  对的,唐沉死后重生回了十七岁。十七,一个多么让人……心痒难耐又操.蛋的数字。

  其实他没想回来的,真没想,即便前不久刚死于非命,可是想得到的都得到了,比如财富,想收拾的人也都收拾了,比如他死前刚刚收购了竞争对手的公司,害得对方老总跳楼未遂。又没有家室,了无牵挂,最后的尸体,也有人给他收了,还办了葬礼,不隆重但用心。

  对了,那个人……

  唐沉抬手摸向自己的左胸,丝滑的真丝睡衣下是平展完整的肌肤,没有那把刺进他心脏的匕首,血就是从那个刀口流干的,那种尖锐的疼痛和魂魄剥离的撕裂感就像烙印在灵魂深处一样挥之不去。

  那天是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夜晚,平常到书桌上的文件被窗外的暖风吹乱的姿势都和以往一样,可就是在这样一个平常到乏味的夜晚,唐沉死了,被一群非法入室的歹徒刺死在自己的书房。

  唐沉低头看向地毯上自己的影子,再次确认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只能飘在尸身方圆两米之内的肉眼不可见的不明之物,他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就是传说中的灵魂。

  对了,那个人……

  陈清晏。

  他认识陈清晏十年,不对,上一世他认识陈清晏十年,从来没有叫过这个名字,更没有称呼过三弟。他叫他什么来着?开始叫乡巴佬,等陈清晏来唐家后,慢慢褪去了泥腿子的那层皮,他转而叫书呆子。后来,陈雨芳跌下楼梯流产大出血那次,这一直不声不响的书呆子竟然趁他一时不备抡了他一巴掌,自然之后被他修理得相当惨,自此,他开始叫他傻逼,一直沿用……到死。

  陈雨芳是唐沉的后妈,陈清晏是她带进唐家的拖油瓶。陈雨芳三十出头嫁给四十多的唐林海,却带着个十六岁的拖油瓶,因为陈清晏不是陈雨芳亲生的,是她以前在垃圾桶边捡的脏孩子。

  唐沉记得他死前最后一次叫陈清晏傻逼是在自家公司的法务外包合作单位招标会上,陈清晏代表他所在的律师事务所来参与竞标。见到人,当时唐沉呵呵呵笑了:“几年不见,原来没有老死他乡,既然主动送上门来找虐,就别怪我心狠手辣,傻逼。”

  当然这话是他靠近陈清晏耳边说的,只有陈清晏一个人能听见,他记得当时陈清晏气得耳根子都红了。

  说别人老死他乡,先死的那个却是他自己,唯一给他收尸的人还是陈清晏。按理说,他死了,对陈清晏来说应该是一件相当令人心旷神怡的爽快事,值得焚香三炷叹一声,老天有眼。

  可是人抱着他的尸体鼻涕一把泪一把,还有那痛失挚爱般的眼神和动作,太匪夷所思了。

  死后人是冷的,一阵小小的微风都能让你冷得摧心蚀骨。

  就是他,带他入土为安。

  人都说,唐沉的心是石头做的,说他铁石心肠。

  唐沉走回床边,从枕头下摸出手机,顺道划拉出一堆东西,摁亮手机看时间,现在是阳春四月的一个周末早上。

  记忆中,就是他十七岁这一年的四月,陈雨芳带着陈清晏进了唐家,具体哪一天,他不记得了。

  脚边传来一声响,唐沉闻声看过去,刚才被他从枕头底下划拉出来的一堆东西掉到了地上,他捡起一个素描本,拿在手里翻看。

  唐沉自幼学画,小时候第一次握笔,握的是画笔,而不是写字的笔,虽然自初三起就不学了,但画功还是在的。随性画两笔,也足以糊弄看热闹为主的圈外人。

  翻着手里的素描本,一张又一张,无数黑色的线条描摹出一个个或生动或逼真的画面,最后两张画面上的铅笔碳末还是鲜亮的,估计是昨天画的。

  可对现在的唐沉来说,这些东西已经过去十年,商场角逐,他已经有多年未动画笔……

  “咚咚咚”有节奏的三下敲门声招回了唐沉放飞的思绪。

  唐沉放下手里的素描本,掀起唇角,走过去开门。只听这敲门的节奏,他就知道是谁,他妹妹。

  唐沉的妹妹叫唐芙,两人是双胞胎,唐芙是唐沉上一世最宠爱,也是唯一宠爱的人,只是后来,因为很多事,唐芙恨他,恨到多年不愿意见一面,他死后的葬礼也没有露脸的地步。

  为什么恨他?因为很多事,但唐沉认为最主要的是因为一件事。十七岁,唐芙认识陈清晏,后来,她喜欢上了陈清晏,这段感情还没有开始就被唐沉以非常铁血的手段给棒打鸳鸯了,一句话,他觉得陈清晏配不上。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