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穿越小说 > 穿书七零不做炮灰(下)全文阅读

穿书七零不做炮灰(下)

时间:2020-10-06 14:44 作者:橘子硬糖 标签: 异能 穿书 系统 年代文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41章 王彤撇撇嘴:他们两一直神秘兮兮的, 再说了,她填的志愿不是都没录取上吗?怎么还能跟我们一道去首都?该不是俞州扬真的要娶她吧? 复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想到徐诗雅我就好笑, 260分的本科线, 她考了258!这也太惨了,这得上辈子干
第41章
  王彤撇撇嘴:“他们两一直神秘兮兮的, 再说了,她填的志愿不是都没录取上吗?怎么还能跟我们一道去首都?该不是俞州扬真的要娶她吧?”
  复又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想到徐诗雅我就好笑, 260分的本科线, 她考了258!这也太惨了,这得上辈子干了多少缺德事才这么倒霉。”
  乔念看她表情夸张笑得东倒西歪, 差点要往窗户上撞,忙一手给她撑住:“也许是俞州扬给她走的关系,你别高兴太早, 不一定她还真能上大学。”
  毕竟她印象中七七年因为录取率太低,国家又急需培养一批人才, 好像进行了补招,她就差两分, 又没有填专科志愿,很可能进补招行列。
  正说笑间余光恰好瞄到话题的主人公进了车厢,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她们。
  “好巧,没想到我们竟然还在同一个车厢,之后到了北京, 有什么不熟悉的,或者需要导游什么的,都可以来找我, 毕竟大家都是同一个生产队的知青。”
  俞州扬一进车厢打眼就瞧见了乔念, 她真是漂亮得让人眼前一亮。抬手扶了下眼镜, 扬起一个看似亲和的笑容,自来熟地打起了招呼。
  还是那副假正经的虚伪模样,眼神依旧是一如既往地恶心。
  俞州扬旁边就是坐在过道一侧的陆驰,后者闻言正好抬头望过去, 好巧不巧地就挡住了俞州扬望向乔念的视线,眉目清隽的男人对上俞州扬的视线,眼中顿时戾气横生,硬生生让俞州扬把接下来要不要坐一起的话咽了下去。
  自诩聪明文雅的俞州扬,一向就看不起靠武力解决问题的男人,立马收回了扫向乔念的那粘腻的视线,拖着一个大包脚步不停地往自己座位走。
  其实就是个怂货。
  跟在他身后亦步亦趋的徐诗雅,倒是撕下了伪装,白莲皮也不批了,拎着行李路过几人的时候,还狠狠的瞪了一眼乔念,可惜被她瞪的一方压根没留意她。
  两人在离乔念他们座位不远处,斜对角的位置落了座。
  陆驰的视线从俞州扬的身上收了回来,眼眸微眯神色莫辨。
  把自家男友的眼神尽收眼底,乔念也不打算去干涉陆驰的想法,这人心眼儿可比她小多了。
  自顾自地把他的手拽到自己跟前把玩,狗男人身高体长的,手指都比她的长了一大截,难怪能把她手都裹住,指节匀称修长,骨节分明,手心处略微的薄茧更添力量感。
  乔念暗戳戳地揪了一下陆驰手背细嫩的皮肉,大男人要这么好看的手干嘛。
  王彤顺着徐诗雅他们的身影,也转过头探身看了一眼,嘴里小声嘀咕:“这徐诗雅跟俞州扬的关系,也不像传闻中的那么好吧,这么大的行礼还要自己拿。”
  十来步开外的徐诗雅伸手按了按,身下火车里统一的软皮坐垫,心里有些不得劲。
  “州扬,不是说让伯父给我们安排卧铺的吗?这去首都还要坐十几个小时呢。”
  俞州扬把随身的挎包放在腿上,里面是他师范学院的录取通知书,虽说没能如愿考上自己想上的学校,但也是个正儿八经的大学,这一年多的努力没白费。
  手搭在挎包上轻拍了两下,在他的位置抬头正好能看到乔念那边,避开陆驰的视线,不动声色地扫了一眼,又心猿意马起来。
  不仅长得好看还是个才女,怎么就让一个目不识丁的乡下汉子捡了便宜,小姑娘还是见识少,不知道什么样的男人才是真正适合她的选择。
  心中不由得跟自己身边这个,眼皮子浅的徐诗雅计较上了,顿时觉得她哪哪儿都比不上人家,抬手扶了下眼镜。
  “你以为卧铺是那么好买的吗,不都是为了等你的录取通知书,结果还落了榜,临时临别的哪给你弄卧铺去。”
  正拿着小镜子照新发型的徐诗雅一噎,绕着卷发的手指恨恨地收了回来,想到就因为2分之差,与俞州扬的大学失之交臂,心里就不甘心。
  一把将镜子丢进挎包里,谁能想到乔念那个狐狸精竟然考得这么好!就连王彤那个蠢蛋都考了三百多分,明明她已经那么努力地复习了,不就运气差了那么一点儿!
  越想越气,一张还算清秀的脸蛋,更是因为嫉妒变得狰狞起来,声色莫名的凑近旁边的俞州扬:“州扬,我就差2分,你觉得伯父那边能不能....”
  未尽的话大家都懂,俞州扬闻言转头看了她一眼,嘴角轻扯嗤笑一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件呢?写好了吗?”
  冬日的余晖,透过车窗照在俞州扬的金丝边眼镜上,擦得铮亮的镜片反着光,看不清他此时镜片下的神色。
  *
  等乔念踏上了首都的地界儿,位于蓉城的乔父,才知道乔念考上了大学,还是秦省的理科状元。
  “陈副厂长,您可别开玩笑了,我家乔念读书不行,怎么可能考上大学,还什么理科状元,你要说是我家晓军还不差不多。”
  乔建仁手上举着小酒杯,喝得二五八昏的,一张还算看得过去的脸满面红光,也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因为他儿子考上大学高兴的。
  酒壮怂人胆,都开始跟他们钢铁厂的副厂长,勾肩搭背起来。
  陈副厂长一把推开乔建仁搭在他肩膀上的胳膊,他这辈子最恨别人喊他厂长的时候,还特地在前头加一个副字,这虚荣的毛病钢铁厂谁不知道,一般大家都心照不宣地直接喊陈厂长,面子里子都有了,他听着心里也舒坦。
  就这个不识抬举的乔建仁哪壶不开提哪壶,可不招得陈副厂长心里不痛快,就他之前闹出的那事儿,要不是听说他闺女是秦省的状元,他才懒得过来喝他儿子的升学酒。
  一个拖油瓶考上了一个普通的体育学院,就高兴地上国营饭店摆了两桌子席面,自己亲闺女成了省状元不接回来就算了,还直说不可能。
  陈副厂长那股无名的火气一下子就窜了上来,推得没站稳的乔建仁一个踉跄,引起一小片惊呼声。
  一手拿着酒杯指着他,杯子里的酒都洒了满地,说话声音也含糊不清,一股醉态:
  “差不多个屁!我看你这个爹真是白当的,自己省状元的亲闺女不去疼,就知道供着这两个外头来的拖油瓶,你可真行啊乔建仁!里外不识啊!难怪跟我同批进厂,现在还是个车间主任!”
  原本就有些脑子不清醒的乔建仁,被他这一推更是迷糊了几分,两手从后撑着墙,使劲儿站直了身板,胡乱地推开要来扶他的人,大声嚷嚷:“说谁拖油瓶!这是我亲儿子!亲生的!我,老乔家的香火!”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