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重生小说 > 重生之四福晋难当(中)全文阅读

重生之四福晋难当(中)

时间:2020-08-05 13:15 作者:莫云溪 标签: 重生 宫斗 宅斗 历史衍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56章 舒兰明珍来结盟 四嫂,我听说原本那个马佳丫头是冲撞到了四哥和十三弟,好端端待选的秀女在外头转悠已经很是没有规矩,怎么转头回了八哥府里还是这幅模样儿,竟是连当家主母都这样不放在眼里,当真是当咱们皇家人好欺不成? 我虽是跟八弟府上比邻而居,又
第56章 舒兰明珍来结盟
  “四嫂,我听说原本那个马佳丫头是冲撞到了四哥和十三弟,好端端待选的秀女在外头转悠已经很是没有规矩,怎么转头回了八哥府里还是这幅模样儿,竟是连当家主母都这样不放在眼里,当真是当咱们皇家人好欺不成?”
  “我虽是跟八弟府上比邻而居,又莫名其妙的被扯了进来,可是这里头到底是什么回事,我却也说不上个所以然,只能说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了。”
  “可不是?”
  这当家主母被前来借居的一个外人弄得受了伤,这往大了说算不得什么大事,往小了说却也由不得不让人觉得稀罕,特别是牵扯到了皇家便是芝麻绿豆大点事都成了旁人眼里的大事,是以,眼下里这桩子事虽是在明面上被胤禩找了由头揭了过去,可这关起门来的兄弟妯娌却都是一个比一个门清儿,除了身在宫中大腹便便的太子妃,卧在病榻之上的大福晋,即将临盆的三福晋之外,便是剩余的都来了个齐儿,而旁的如向来不怎么吱声的五福晋七福晋九福晋倒还算真的是前来慰问,可瞧着自家爷因着若惜的到来冷落了自己的十福晋就不然了,话里话外的意思只差将对方拖出去办了才好——
  “我虽然进京也没有多少年头,可也是从小就开始学起了规矩,只怕进了京冲撞了贵人又闹得爷面上无光,我一个皇子福晋尚且如此,她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丫头倒是目中无人了,也亏得八哥脾气性子好,八嫂又依着八哥的性子来,若不然换成我,我可就要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动用家法了,不然岂不是真的反了天了?”
  “知道的你这是在心疼你八嫂,不知道的还以为受欺的是你哪,好了,我记得眼下里离十弟的生辰也没多久日子了,前些天不是还听你念叨着么?便别叨唠八弟妹了,回头我帮着你瞧瞧。”
  “哼,八哥向来体恤,说是今年咱们爷的生辰就在八贝勒府里头办,哪里又用得着我多操什么心了?不过四嫂说得也没错,若是叨唠了八嫂回头我倒是成了罪人了,便也不久坐了。”
  十福晋因着若惜的事儿可谓是对胤禩的印象一落千丈,可是碍着这么多人在,以及对平日里对自己多有关照的舒兰尚算亲近,便也只是在嘴上刺了几句后就顺着梯子下了,而在座排序最大的舒兰发了话,其他本就一直在充当布景板的各家福晋们也纷纷的起了身,只是正当舒兰说完了最后的几句场面话亦是准备告辞的时候,躺在床上一直闭着眼不出声的郭络罗明珍却是突然睁开了眼睛,唤了句留步。
  或许是真的被撞得不轻,或许是前世的记忆融合起来太过费力,她在这床上一躺便是一天一夜,其间便是胤禩回府要来跟她解释上一二,也被她用精神不济给挡了过去,只将下人尽数驱退的独自翻腾着心思——
  说起来,她并不算一个好命的人,生身额娘虽贵为和硕格格,可夫妻之间感情却并不和睦,只能在一日日的独守空闺之中熬尽了心力,便是后来因着她的来到重燃起了生的希望也亦是无力回天,年纪轻轻就撒手而去,留下尚不知事的她和庶妹进了那满是勾心斗角的王府,开始了看似锦衣玉食实则却是如履薄冰的生活,是以,外表上看起来她虽是强势好胜且高高在上的尊贵福晋,可内心深处却也渴望着一份从未有过的小家温暖,这也是前世她为什么会对胤禩爱得那样深沉,为了对方放下了自己的尊严,去包容了那原本不可能包容的一切,甚至最后将命都搭了进去。
  她承认自己傻,可一路走来却也无怨无悔,直到真的烈火焚身感受到了那神魂皆灭之痛的时候,她才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迷惘了起来,真的值得吗?
  她不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可凭着当时的情形不用多思忖却也能猜得出个十之八/九,为了一个女人,为了一个变心犹如翻书的女人将自己弄到这幅田地,他爱新觉罗胤禩又真的值得吗?
  当初的一切早已经尘归尘土归土,原本这个问题也没有了一定要有个答案的必要,可她没有想到上天竟是会跟她开这样大的一个玩笑,让她再度回到了原点,面对着一模一样的画面重燃起了前世的所有记忆……
  那会儿她错以为只要身为始作俑者又举足轻重的若惜挺身而出,他们眼前的困局便能够迎刃而解,却没有料到非但未能得偿所愿还遭受到了更大的灾难,如此,既然这个解铃人都解不开这个由她一手所系下的结,好不容易德蒙天恩重来一次,她为什么不干脆将这一切都扼杀在摇篮之中,这一生只顺着自己的心意来弥补当初的痛楚呢?
  “八弟妹?”
  舒兰看着面前的人神色几变却始终都不开口,不由得皱了皱眉轻声唤了一唤,而在这念转之间,已经思忖了一天一夜的郭络罗明珍也终于做下了最后的决断,抬起头了直视着舒兰的双眼便一个字一个字的抛出一句——
  “四嫂,我想让您帮帮我。”
  “呃?帮你?”
  郭络罗明珍想得很明白,她并不是不爱胤禩了,毕竟曾爱得那样彻骨甚至为着对方搭出了自己的性命,这样浓烈的感情和唯一的寄托又怎么可能是说不爱就不爱的?可是或许也是因此,她亦是感悟出了对于胤禩而言,也许只有得不到的才显得尤为的珍贵,便也不像当初那样爱得偏执爱得迷失了自我,或是说正因为还爱,才不愿意看着对方一错而错下去闹得最后被囚宗人府,多年心血换来一场惨淡收场,如此,她方才毫无顾忌的找上了舒兰——
  “眼下里我是什么情形儿您也瞧见了,为了一个上不得名牌的丫头,我这个当家主母都差不多没有了立身之地,不知道该说八爷是一片慈心真心悌下,还是该说我这个妻子做得实在太过失败,便是如今还有着一点利用价值就已经闹得这样面子里子尽失,往后了说,怕还真是连个说话的地儿都没有了。”
  “八弟妹,你这是……”
  “所以,我想请您帮帮我,或许在您看来这个马佳若惜算不得什么值得上心的角色,也或许没了她往后这八贝勒府里还有若芷若薇若柔,但无论是出于私心还是为了大局,我都不能让这么颗老鼠屎坏了这府里的一锅汤,更不能让这么个眼下里就目中无人的丫头继续留在府里头,指不定将来掀起更大的浪,而当然的,我也不会让您白忙一场,一定会在最大的程度与您提供便利,勉强算是互利互惠,您以为如何?”
  “嗯?”
  舒兰对于郭络罗明珍的感观其实并不算差,毕竟比起满肚子坏水,没完没了的在后头使阴招的德妃李静琬之流,对方实在算得上是个坦荡的主儿,若不是阵营立场的关系也是个值得深交的人,只是一码归一码的,陡然听了这么一大堆意料之外的话,她却仍然免不了皱了皱眉心中存了个大大的疑问,而这些神色间的变化她并未做什么遮掩,便是郭络罗明珍亦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