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94)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94)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在座的都是聪明人,稍微一点便格外通透,立刻联想到刚刚陈德仁突然变化的位置。 是瞬移?温道言有些迟疑地问道。 瞬移一直是修真界人们对空间的构想,但却从未有人真正实现过他。因为他们发现,若想瞬移,自身的身

  在座的都是聪明人,稍微一点便格外通透,立刻联想到刚刚陈德仁突然变化的位置。

  “是瞬移?”温道言有些迟疑地问道。

  瞬移一直是修真界人们对空间的构想,但却从未有人真正实现过他。因为他们发现,若想瞬移,自身的身体素质必须要超过自身修为的两个等级以上,才能承受住空气带来的那种压迫感。

  陈德仁显然不符合这个标准。

  所有人发现,他手上花瓣的颜色浅淡了一些,原本娇艳欲滴的粉红色变成了淡粉色,就像少女初晕开来的脸颊。

  “这是有次数限制的道具,并不是无限使用的。”方鹤在旁边解释道。空间这个词语太过深奥,就连他使用“晓未来”这个技能,都只能初窥端倪。

  这样就解释得通了。

  只不过这个阵法有些J_i肋啊。在追杀的时候,短时间距离的移动很快就会被人追上。

  如果让他们选的话,肯定选温道言啊,简直毫无疑问。

  温道言扬了扬下巴,他眼波流转,惬意地看向方鹤,轻声说道:“看起来好像是我赢了。”

  意料之中啊。

  他弯了弯眉,朝着方鹤说道:“小方大师,以后就不能这样叫你了呀。”他的目光在方鹤乌黑的头发上盘旋了一会儿,笑眯眯地庆幸道:“幸好,我们的小方还没有剃度啊,不然还得戴个帽子遮住自己的光头。”

  何崇在旁边拉住了他,止住了温道言继续想要向下说的话。他的眼角弯弯,依旧笑着朝着方鹤说道:“现在胜负未分,道言说这些话还太早了。”

  他的语气带着笑意,显得非常和善。但方鹤一眼就能看出潜藏在他骨子里的自信和傲意,他抬了抬眼,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有点早了。”

  何崇被他不按常理出牌的话给噎了一下。他抱着胸望着方鹤,听他接下来怎么说。

  方鹤神色平静,盯着何崇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是传送阵。”

  传送阵!

  听到这句话,陈德仁的瞳孔一缩,手掌牢牢地扣住手里的花瓣,将方鹤刚刚说的那三个字反复地念了一遍。

  不只是陈德仁如此失态,几乎所有人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都是这样的反应。

  如果真的是传送阵的话,那么结果毫无疑问,肯定是方鹤赢啊!

  可是怎么证明呢?

  传送阵最晚出现的时间也是在九百年前了,这么久远的历史,能够见证的人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方鹤开口说道:“我曾在我们补习班内见过一本书,书中有详细记载着传送阵的说法。”

  众人把目光放在了他的身上,神情都带着些许的激动。他们对这个修真补习班好奇很久,可是除了一个全知全能的方老师外,似乎看不出其他不同之处。

  可如今,补习班的神秘面纱正向他们缓缓揭开。

  “传送阵是连接地方让人自由穿梭的阵法,分为小型传送和大型传送这两个类型。”

  听到这个理论,众人心中一惊,就连一直站在半空中的卓长冬都将目光投向了方鹤。

  方鹤:“这两个阵法传送的区别在于,人数的多少以及媒介的移动。”

  “大型阵法是刻画在固定的地方,可同时传送几十个人,甚至在灵力足够的情况下,能传送几百甚至上千的人,当然这种大型阵法也是有要求的,必须设置在灵力空间相对稳定的情况下。”

  方鹤把大型阵法的概念和条件讲得明明白白的,没有人怀疑他话中的真实X_ing。就连陶乐乐也一脸崇拜地抬起了他的那张小脸,望着方鹤,眼里充满着星光。

  见此,方鹤又继续说道:“而小型阵法,它只能进行单向传送,而且每次只能传送一个人。但它也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阵法不固定,可以根据一定的手段随意地移动,甚至也可以在空间混乱的地方。”

  这些都是方鹤的猜想,但并不妨碍他把这些观点分享出来。他垂着眸说道:“我现在所演算出来的是一个小型传送阵法,由于时间有限,我把另一个阵法刻在了锻造台上的一角。”

  “是这个吧……”半空中的卓长冬似乎看到了什么,他的脚轻轻地踏了一下,伏在他脚下的黑蛟便开始咆哮了一声,身体开始游走,钻进了炼器大楼里。

  原本倾斜的炼器大楼微微颤了颤,半天,那个黑色蛟龙就从窗口小心翼翼地探出脑袋,嘴里像是衔着什么。

  突然,一块不规则的金属落在了卓长冬的手里,卓长冬拿着这块东西反复地看了看,随后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他的身形从半空中落了下来,亲手交到了方鹤的面前。

  方鹤低头看,正是那块他刻着另一个阵法的锻造台桌角。

  此时,上面的阵法痕迹微微有些暗淡。方鹤点了点头,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便看到卓长冬身影一掠,原来陈德仁手上的花瓣和他手中的那块桌角交换了一番。他的身形立刻消失了数千米远,倒是他的声音,准确无误地传入到众人的耳内,一如既往地让人捉摸不透:

  “说这么多干什么,试试不就知道了。”

  金丹期的修为能瞬间跨越一片山河,更别说还是前三四百的卓长冬了。他身形一晃,立刻从西大院,来到了漫无天际的雷海中。

  层层的雷电劈到他的身上,R_ou_体发出“滋滋”的声音,而他像是丝毫没有感觉到痛一般,畅快地在其中飞行着,直至R_ou_体承受不住,快要崩开的时候,他才低头看向了一直捏在手心的花瓣,将灵力输了进去。

  就在一道粗壮的雷电快要劈头盖脸地砸到他时,卓长冬便消失在了半空中。

  当卓长冬再次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时,他的样子与刚刚意气风发的模样大相庭径。但他脸上却露出危险的笑容,他的目光灼灼地定在方鹤的身上,顺势将自己的手掌摊平。那片原本完好的粉色花瓣在众人的目光中,颜色开始缓慢消退,到最后竟成了一抹白色,从头到尾分散开来。

  卓长冬眉眼一抬:“啊,原来使用的次数只有两次啊,真是太少了。”他一脸遗憾惋惜,脸上却没有半分的歉意。

  方鹤目光瞥了他一眼,朝着陈德仁说道:“我觉得,小型阵法挺适合贵院的。”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