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90)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90)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无论是玉牌还是花瓣,它们的共同点就是足够 U庵中⌒臀锾蹇桃话愕恼蠓ɑ剐校绶胶字霸谀歉隽孱跎峡痰囊湔蠓ǎ褪粢桓霰冉霞虻ァ⑹芑队恼蠓ā 但刻上空间阵法,就比较难了。早知道唯一一个刻着大型空间

  无论是玉牌还是花瓣,它们的共同点就是足够小。这种小型物体刻一般的阵法还行,例如方鹤之前在那个铃铛上刻的隐匿阵法,就属一个比较简单、受欢迎的阵法。

  但刻上空间阵法,就比较难了。早知道唯一一个刻着大型空间阵法的,是一个雕像大小的巨大锤子。

  在一枚玉牌上和一片花瓣上刻空间阵法,这简直就是不可能出现的事情。

  但方鹤和温道言两人神色如常,根本没有感觉到这是一件为难的事情。

  “快点让炼器师做大一点啊!”在场的人看着眼前的一幕,不由有些皇帝不急太监急的错觉。

  只要雷劫不落下,炼器师就有机会更改自己手里还未成型的器具。反正这边比赛,比的是X_ing能,又不比时间。

  人们刚这样想到,便感觉到原本明媚的天空突然一暗,风猛烈地刮动起来,掀动人们的衣裳。

  雷劫就要来了!

  层层黑云压低了高度,不断上下翻滚着,酝酿着什么。在陶乐乐和何崇的正上方,有一朵特别大的黑云在积蓄着力量,将周围小雷云都吸扯了过去。

  就连卓长冬,他原本好好地站在雷云上,结果那朵大雷云竟然把他脚下的雷云当成自己的同类,拉扯了过去。

  卓长冬差点没稳住身形。他将全身的灵力都输入脚下的云朵中,再向后滑行了大约三四百米的位置,才止住了身子。

  炼器楼那里已经天然形成了一片雷域。层层的闪电不断向下劈去。就在这个时候,屏幕里的陶乐乐和何崇同时向下,锤出了最后一锤。

  所有的灵气都倾注在其间,声势格外浩大。

  陶乐乐的锤子捶打在器具上时,他的锤头和锤柄因为用力,而裂开了一条口子。

  但此刻他的注意力全然不在他手中的锤子上,他的目光向上望着,甚至能通过那厚实的屋檐看到那层层的雷云。

  雷云突然一个沸腾,朝着下面劈落一道闪电。闪电将周围照得极亮,人们的倒影都能清楚地映衬在墙上。

  陶乐乐和何崇不约而同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刚刚形成的器具在他们面前升起,带着淡淡的光芒。

  器具顺着窗户朝着外面飘了过去,赤裸裸地摆放在雷云之下。雷云毫不客气地将闪电倾拥而出,一起落在了器具上面。

  亮光遮蔽了那一片天地,人们的目光和灵识不能准确地看到那两个器具的状况。他们看了一会儿,便感觉眼睛生疼,视线全部转移,落在了陶乐乐和何崇的身上。

  反正,他们看不出器具的好坏,但是却能从炼器师的脸上看出些许的端倪。两人此刻的神情并不轻松。

  他们的额头上冒出细密的含义,而就在这个时候,雷电降下了最后一下。这是一个比之前更为粗壮的闪电,他们毫不怀疑,这束闪电若是劈在人们的身上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但显然,那两个并不被人看好的器具承受住了雷电的打击。

  雷云散去,天光骤现间。玉牌和花瓣在光的折S_h_è 下熠熠生辉。花瓣上不知何时多了一片晶莹的露水,躺在上面,缓缓流转。

  这根本就不像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能够做出来的,至少也是沉Y_ ín 多年的炼器师才能做到的。

  这玉牌和花瓣简直就是鬼斧成功。尤其是那片花瓣,若是落在花丛当中,没有人会觉得它是一个器具!

  “果然不愧是天赐天赋的炼器师吗?”人群中有人喃喃自语,神情中有些许的失魂落魄。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去找元北过的那人回来了!

  他是独自一个人跑回来的,神情有些难看地朝着最先质疑的那名炼器师说道:

  “元北过说,问他一个问题,一千块上品灵石,要请他过来看,一万块上品灵石。”

  众人:???

  当真是好大的胆子。如果他们没有记错的话,这个元北过是刚进入四大院吧。

  那名炼器师也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那个元北过,他有说原因吗?”

  贾富贵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直起了身子。只听见那人缓缓复述着元北过的那句话:

  “你要知道,一个阵法师的时间是很宝贵的。想一个问题,需要耗费他时间回想,请他过来,需要更多的时间。这些时间自然要转化成灵石。”

  这好像有点道理。贾富贵在一旁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好像学到了些什么。

  那人还没说完,又继续开口说道:“元北过还说,如果是穷逼,就不要去找他了,免得浪费大家彼此的时间。”

  被当众这么一说,那名炼器师的面子自然挂不住了,他朝着地上狠狠地一拍,激得尘土飞扬。

  他咬牙切齿地说道:

  “现在的新人都这么嚣张了吗?”

 

 

第60章 

  事实上, 现在的新人不止嚣张,而且有实力。

  炼器楼的屏幕上清楚地倒映出方鹤的面容。他神情平淡、垂眸看着指尖的一片花瓣。花瓣上有电光闪过。每当一道花瓣流窜而过的时候, 花瓣的颜色便变得更加粉嫩, 看上去也更为逼真。

  当电流全部倾泻而过的时候, 周围的灵气也像是得到了什么指令, 朝着花瓣蜂拥而来,落入花瓣上那一滴晶莹的水珠上。

  水珠上有华光闪过,变得更加透明和澄澈。从窗口散过来的光落在水珠之上, 隐隐有淡白色的光辉在上面浮动。

  陶乐乐凑过来看到眼前的一幕, 蓦地松了一口气。神经一下子放松下来,他整个人都向后倒退了一步, 坐在了一旁。他朝着温道言看去,见温道言的手上也拿着一个戒指,戒指呈银色,指环上刻着隐秘的花纹,带着一些繁复的美感。

  见此,陶乐乐的心情略微松了一口气, 目光对上了何崇的眼睛,嘴巴高高地扬起。他的两只小眼睛都眯在了一起,眼角都带着得意。

  “所以现在这个是谁输谁赢啊!”

  “怎么一个状况,有没有炼器师出来说一声的?”

  “卧槽,不会是那小子赢了吧。”

  屏幕前的人们开始低声交谈了起来, 他们的目光朝着在座唯一的那名炼器师瞥着。那名炼器师僵着一张脸, 嘴角微微抽搐, 最终颓然地说道:

  “没输……”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