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7)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7)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第5章 方鹤这次过来,除了看时朔打脸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观察其他弟子水平。各个阶段的都要。 剑宗这次的弟子排位赛就是一次不错的机会。 前期是外门弟子的基础测试。这个没有什么花头可言,也没有任何

 

第5章 

  方鹤这次过来,除了看时朔打脸外,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观察其他弟子水平。各个阶段的都要。

  剑宗这次的弟子排位赛就是一次不错的机会。

  前期是外门弟子的基础测试。这个没有什么花头可言,也没有任何精彩瞬间。可正是因为如此,才能更加直观地反应出剑宗弟子的水平。方鹤一边思考着一边将观察到的数据记录下来。当提笔写下最后一个数字时,他感觉自己宽大的袖口被人用力向下拉了拉。他低头,便看到一个圆糯糯的团子正眨巴着眼睛好奇地看着他。

  正是刚刚坐在高处的熊孩子。

  他的手死命扒拉着方鹤的袖口,努力地踮脚向上看去,想要看清方鹤纸上记录着什么。高高竖起的哪吒辫直往他眼皮上戳,他把自己的手臂往旁边移了移,熊孩子也攥着袖子摇摇摆摆地晃开了一段距离。

  他的虎头鞋凌空有节奏地晃荡了几下,N_ai 里N_ai 气地问道:“你在记什么呀?”

  陶乐乐打一开始就注意到面前的人了。与周围粗布麻衣的人群相比,他白衣白袍、身形颀长,端是立在那里,就吸引了众人的目光。有好多怀春的姑娘,都偷偷往旁边瞧着。偏偏这个人毫无察觉,低着头在算着什么。

  他也挺喜欢面前这个人的。想到这里,陶乐乐把方鹤抱得更紧了,小脑袋搭在方鹤的肩上,满足地撅了噘嘴。见方鹤没有回答他,他也不在意,就这样一边缠着一边抬头看起了半空中的屏幕。

  剑宗的外门弟子测试已经结束,其中有几个表现亮眼的弟子已经被特别关注。不出意外,上升到内门弟子指日可待。

  接下来就是内门弟子的测试。

  内门弟子的测试可比外门弟子残酷很多,尤其在剑宗。剑宗讲究的是一往无前和出剑无悔。每有人取得胜利,都会伴随着鲜血和掌声。

  即便在屏幕外观看,也能明显地感觉到场内气氛开始凝重起来。剑气轰鸣,发出“铮铮”的声音,荡气回肠。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地注视中央大屏幕的岳志承身上,隐隐还可以听到几声微不可查的讨论声。

  而方鹤,他的目光在岳志承的脸上一转,就停留在了时朔的身上。

  时朔是笑着的,他的嘴角微微一勾,嘲讽X_ing的标志笑容就这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的剑尖轻轻一扬,指向岳志承身旁的一人,轻声叹息道:

  “你先来。”

  短短三个字,让所有人心中一紧。他们默契地停止手头上的动作,望向被时朔指着的那人。

  方鹤一眼认出,那是之前领着一堆人来补习班闹过的那人,此刻他站立在岳志承身旁,为他马首是瞻。时朔的声音继续从屏幕里传出,拉仇恨拉得十分稳当:“上一届弟子第一不是可以指定人选吗?我就从你这开始,怎么不敢来了吗?”

  说完,时朔舔了舔嘴唇,嗤笑了一声:“怎么,你就这么怕金丹破碎的我啊?”

  说到尾音的时候,他的眼尾微微一挑,带着几分笑意,在光的折S_h_è 下波光粼粼。他就这样提着剑一步一步地走上台。远方的天光在这一瞬间全部照在了他的身上,恍惚间让人们忆起五年前的那道身影。

  仿若王者归来。

  只不过……怎么可能?

  金丹俱碎的人不可能重新修炼,这是所有修真界都清楚明白的事情,可是当他们的目光触及到高台上的那道人影时,他们原本根深蒂固的思想又有些动摇。

  倒是那名对手,倒没有多大的压力,在岳志承轻微不可查的点头后,便提着一把剑飞至高台。

  他昂着头颅,脸上带着自信的笑意,朗声道:“我真的倒想看看打败‘第一名’是一种什么感觉。”话音刚落,他的剑便微微上扬,以刁钻的角度袭上时朔。

  凌厉的剑气如同一道风狂暴地向前,显然对方毫无留手。看着被剑气包裹住的时朔,他扬起了笑容。

  一个普通人而已,死了也是能够理解的。

  然而很快,他便惊讶地发现,狂暴的剑气被人从中间撕开,隐隐能感觉到空气的波动。随后一道雪白的剑光席卷而来,带着毁天灭地的架势朝他涌来。

  天崩地裂。

  ……

  方鹤下意识地伸手捂住了陶乐乐的眼睛,随即便是一愣。陶乐乐肥嘟嘟的脸颊在他手心里轻微磨蹭,嘴巴微微张开,吐出一个小小的口水泡泡。他忍不住摸到了对方R_ou_呼呼的脸颊轻捏了一下。

  “啵。”是口水泡泡破开的声音,清脆可闻。

  方鹤忍不住笑了笑,心情陡然轻松了很多。

  因为,他知道这把稳了。

  高台上的比试还在进行着,时朔的白色的衣襟上渐渐沾满了血。血色潋滟,随风而起,剑尖向下一滴一滴地滴着血,再加上他这副漫不经心的神色,让人分外恼怒。

  方鹤注意到,时朔叫的人都是一开始就站在岳志承身边的。此时,他身边人越来越少,时朔的嘴角也越翘越高。

  终于,就只剩下岳志承一人。

  时朔的剑尖滴着血,遥指对方道:“上来吧。”

  所有人都不由地屏住呼吸,看着眼前的一幕。

  一个是几个月前的剑宗传奇,走到哪里都受人艳羡。另一个是手握“圣地”令牌的新标杆,被剑宗高层分外重视,甚至还为了他,放弃了时朔。

  现在,时朔回来了,两人之间究竟谁赢谁败呢?

  剑宗的弟子议论纷纷。

  “我觉得是时师兄,就刚刚他的那几招,比之前的实力还要强盛。”

  “你是不是傻了。先不说他先前金丹破碎,这实力怎么来的还有待商榷,就说他现在连战十人,伤上加伤。想要战胜全盛时期的岳师兄,是不可能的。”

  “当然是岳师兄,毋庸置疑。要想,之后岳师兄可要前往‘圣地’的。这场比赛结果早已经有了结局。”说话的人示意一瞥,便发现剑宗高层也在密切地注意这边,显然,他们对于这场比赛的结果更为在意。

  比赛如期开始。

  时朔和岳志承双方都没有想要留手的意思,一出手便是狠招。张扬的剑气凝聚成线,咄咄逼人。没有谁,舍得眨一下眼,生怕错过一幕,战局就有所变化。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