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6)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6)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一本田字簿和一支铅笔。 课堂时间是有限的。方鹤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道,课外的时间可以尝试一下对教材进行抄写,锻炼一下。 时朔沉闷地低下头,看了一眼那支铅笔。那支铅笔是补习班之前放着的,笔已经削过变

  一本田字簿和一支铅笔。

  “课堂时间是有限的。”方鹤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地说道,“课外的时间可以尝试一下对教材进行抄写,锻炼一下。”

  时朔沉闷地低下头,看了一眼那支铅笔。那支铅笔是补习班之前放着的,笔已经削过变得很短,外面的绿色表皮隐隐有些剥落,分外寒酸。

  时朔拿起笔,学着方鹤的样子笨拙地握住,在田字簿上开始慢慢勾勒字符。

  第一个字就写得格外艰难。由于握笔姿势的不同,力道的运转方向也便不同。时朔写得时候,总是觉得浑身不自在、磕磕绊绊的。但是同时,他也能感受到这支笔的神奇之处。

  它竟然不需要墨水!

  凡间文人抄写大多都需要提前研墨、铺纸,就连毛笔的选择都要仔细研究一番。然而眼前这支笔明显是方鹤随便挑选递给他的,不需要如此繁杂的程序。

  当真是神仙手段。

  时朔将补习班神奇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他按捺下心中的激动,仔细开始抄写起这段文字。很快,他就发现了方鹤所谓的“锻炼”究竟是什么了。

  第一句话仿佛跟之前体验课一样,只是给他一个适应的时间。接下来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眼,时朔的抄写难度便逐步上升。每写完一个字,他的手腕便微微一抖,卸掉上面残留的压力。

  不仅如此,每写完一句话,他的眼前都会浮现出这句话的场景,在加深他领悟的同时,还在消耗他的“灵识”。这是精神和R_ou_|体的双重折磨。

  方鹤见时朔在旁边认真地抄写,一时半会也打扰不到他,便在他的身旁找了一个位置。点开系统,系统的页面依旧停留在lv1上,招收一名学生的任务也没有显示完成,估计是他哪个方面的程序没有到位。

  方鹤想了想,也没有想出什么来,便关掉页面,开始做起正事来。

  系统的第一个升级任务便让他知道后续的任务是什么了——估计大多数都是招收学生的,有一就有二。那么,他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在有限的条件下对自己的补习班进行宣传。

  时朔的剑宗大赛就是一个宣传方式。

  他想为时朔量身打造补习班的制服,这样一来,又有逼格,又有话题度。问的人多了,他便能从中选到合适的弟子。一边想着,方鹤一边在纸上画了起来。

  《劝学》篇章是取自荀子,荀子的思想是儒家思想。因此在画制服的时候,方鹤特地在领口处加入了儒家的一些元素进去。他没有进行太大的改动,依旧是方便行动的简单搭配。最后,他在胸口的位置,大大咧咧地用花纹刻画了两道。

  大笔一挥,随意地设计好后,方鹤便将它放在一旁,另外拿出一张白纸,开始认认真真勾画起来。这回,他得给那天去现场的自己设计一款大气、简单、适合装逼的衣服,最好是那种一看就有仙人风范的那种。

  广袖长袍、白色的服饰,鎏金花色都在袖口。

  方鹤设计得很细致。反正他不用打斗,自然是怎么舒服怎么来。做完这一切之后,方鹤便将设计稿递给补习班旁边的成衣铺,用一个灵石的价格让对方店铺承诺,在比赛前一天把衣服赶制出来。

  处理完这件事情后,方鹤便全身心地投入到时朔身上。

  现在,时朔是他最好的机会。

  好在,课程安排虽然很紧凑,但时朔是一个能吃苦的好学生。每天除了课堂上的学习之外,他剩余的时间全部投入到抄写《劝学》篇章中。

  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

  ·

  二十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剑宗弟子排位赛如约而至。

  清晨,远方的晨曦还未完全弥散开来,剑宗的钟鼓便开始敲起,沉闷九声,荡气回肠。仙鹤在天空飞舞,发出清越的鹤鸣,街道两旁,原本低垂的绿树重新焕发生机,花香扑鼻。

  补习班周围也热闹起来,来来往往的人群,充满了人间烟火气。

  时朔早在前一天便被方鹤赶了回去。

  方鹤一大早起来,便开始整理着装,务必要打扮得体体面面。他甚至用灵力买了一颗辟谷丸,以免因吃包子而影响他的形象。做完这些,他便一路跟着人群,向北走去。

  北方是剑宗的山门。

  此时在山脚下便已经汇聚了无数的人群。他们席地而坐,一脸神往地望向半空。在半空处,零零散散地分布着几十块的巨型屏幕。屏幕中倒映着各个弟子的身影。这里俨然成了一个巨大的广场。

  方鹤找了一棵树靠着,抬头看向其中一块屏幕。

  那块屏幕曾经被放在最中央,被无数人的目光盯着、崇拜着、赞叹着。如今,却只能占据一个小角落。

  这样的变化,很快也被其他人注意到了。一些往常看过剑宗弟子选拔赛的人惊讶地说道:“唉不对,五年前我看的时候,不是这个人在中间的啊。”

  这句话很快得到了周围人的附和。

  修真界的事情很少传到凡间,想来,时朔金丹破碎的事情并没有多少人知道。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

  但很快,就有人发出了一声嗤笑:

  “因为金丹破碎,凉了!”

  方鹤寻着声音望去,便看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坐在高处。他穿着红色的大褂,头上梳着哪吒辫,看起来分外喜人。此时,他眼角一扬,幸灾乐祸地看着众人吃惊的模样。

  他抬了抬自己肥肥的小下巴,好心地对着望着他的一群人科普道:

  “现在放在中间的是剑宗万人拥护的新标杆——岳志承。”

  听到这个名字,方鹤目光一凝,牢牢地锁定在屏幕中央的那张脸上。那张脸眉目开阔、剑眉星目,此时正含着笑与周围的剑宗弟子相谈甚欢。这位想必就是那位夺到令牌的背叛者了。

  与他的春风得意相比,时朔就很可怜了,此时孤身一人站立在角落里,目光沉静地盯着眼前的一幕幕。

  方鹤此时有些心疼,还没来得及感慨一句,便看到之前说话的那个小孩站了起来,红色而又喜庆的虎头鞋就这样大大咧咧地踩踏在椅子上。

  他举着肥肥的小拳头,对着屏幕中央的岳志承有模有样地喊道:“志承,冲呀!”

  方鹤:确认过眼神,是敌军·熊孩子。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