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50)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50)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元北过睁大眼睛,看着原本密密麻麻遮蔽了整个天空的血阵,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击碎了。架构庞大而又复杂的血阵在这一刻分崩离析,一寸一寸地消散在天地之间。 元北过甚至还来不及看周围的一切,握着刚刚掉落在地上的

  元北过睁大眼睛,看着原本密密麻麻遮蔽了整个天空的血阵,就这样被轻而易举地击碎了。架构庞大而又复杂的血阵在这一刻分崩离析,一寸一寸地消散在天地之间。

  元北过甚至还来不及看周围的一切,握着刚刚掉落在地上的灵石匕首,朝着魔道女阵法师刺去。

  血雾消散,战斗结束。

  由于有外在力量的介入,这次比斗判定元北过输了。他的蓝色令牌在空中悬浮,最后换算成一道光,浸入元北过的灵识间。

  这是母碑传承。

  元北过闭着眼睛,接受令牌的传承,但他睁开眼时,第一眼便看到方鹤站在人群中心,笑意盈盈地朝着他笑着,陡然间,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了他的心头。

  果然,几分钟后,元北过抱着自己空空如也的储物袋哭得更伤心了。

  就一块下品灵石而已!居然要走了他所有的中品灵石。

  元北过下定决心,如果下次有人找他破阵的话,收费价格一定要根据市场提高。

  现在的他,已经充分肯定了方鹤的实力,只不过还有些羞羞脸,拉不下脸跟方鹤讨教而已。

  接下来便是紫色令牌的战斗。

  几乎都是方鹤身旁的人在不断上去走动。在这次战斗中,他也见识到他最好奇的叶今启的战斗方式。

  他的武器是拐杖。那根看起来像是路边随手捡的树枝座城的拐杖竟然奇妙无穷,无论对方的灵力怎么打在上面,都无法对拐杖造成什么损害。

  但最后,还是叶今启认输了。令牌化为光芒融入到他的灵识里,他心满意足地下台,显然对这次的战斗很满意。

  在他下来的时候,方鹤问了一下,这才知道令牌里的并不是他所想象的传承,反而是整个战斗过程。

  他们对战失败的人可以反复拿出来回忆,对着战斗过程进行总结。

  要知道,即便只是刻画在母碑末尾处的名字,拿到现在来,也是享誉整块大陆的顶尖天骄。更别说,这些天骄和对战的人所走的道类似。

  这样的收获,让人非常满意。

  方鹤坐在原地,拿着几颗下品灵石上下把玩着。他的身旁,时朔持剑站了起来。

  现在,轮到他身上的紫色令牌亮了起来。

  时朔朝着石碑走去,众人望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好奇。

  时朔是唯一一个众人没有听过的名字。按道理来说,能拿到这么多令牌,他们总该对对方有所了解,可偏偏这里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见过他。

  “这还有什么好疑惑的。”蓝雾色眸子的女人眨巴着他的眼睛,看着时朔的身影漫不经心地说道,“因为见过他的人都死了呗。”

  他走上石碑,剑气出鞘。

  一剑,就把他对面还未成型的投影给撕裂开来。

  这种实力让人瞩目。

  到现在为止,他们还没有见过谁一击就把投影给打败的。

  哪知,这还不是结束。

  时朔看向地面,视线落在母碑最上方的名字上。他的眉眼微微弯起,挑衅地用剑尖指向那个名字。

  他的语气像是带着无尽的嘲讽,说道:“试试。”

  旁观的众人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秘境的高潮居然在这里。

  人群一片哗然。

  他们用不可思议的目光望向在石碑中站立的时朔。

  底部的名字已经是顶尖天骄,凭他们的能力都可望而不可及。

  更别说第一名了!

  “这人是谁,也太过狂妄了,居然敢直接挑战第一名。”

  “假的吧,母碑应该不会同意的。”

  “我倒要看看他的实力如何,到时候被打得屁滚尿流的。”

  周围的嘲讽声和起哄声渐起。时朔却好似没有听到似的,他的嘴角微微弯起:

  “怎么不敢让我试试。”

  “还是说这第一名的谢灵台只是浪得虚名?”

  “既然如此,这个令牌我不要也罢。”说完这句话,他不屑地将手里的令牌丢在了地面上,朝着碑下走去。

  一旁的胡不凡看到这样的情景,一拍大腿道:“这也太狂妄了吧。”

  说完,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转头对着方鹤说道:“看他脸上的神情,莫名地熟悉。我终于知道为什么了,他这个嘲讽的姿态,像你。”

 

 

第35章 

  方鹤不只一次觉得, 时朔的行为举止像极了地球小说里的反派。

  在石碑上,时朔孑然站在那里, 衣袍猎猎, 在他的衣摆尾处带着几点鲜艳的红色。他狭长的眸子微微一眯, 带着无尽的傲然和不屑。

  在他即将要走下母碑之后, 一道极为亮眼的金色光柱自时朔身后冲天而起。

  漫天的金光洋溢在空中,洋洋洒洒地从上方落下。方鹤甚至可以看到,原本因温烁然而失去水分的枯C_a_o在金光沐浴之后又重新焕发生机。

  所有人都感觉到自己精神一振, 体内的灵力开始活跃起来, 身体吸收灵力的速度又快上了几个周天。

  众人惊讶地抬起头来,便看见空荡荡的母碑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只虚幻的手。

  手修长有力、骨节分明, 在手背食指处,有一点红痣,衬得那只手越发温润如玉。

  从远处的天边飘来一片叶子,被那只手信手接住。在时朔望过来的那个时候,他轻轻一扬。

  以叶为剑,万籁俱静。

  这片普通而又柔软的叶子, 在这一刻如同一把上好的宝剑,朝着时朔刺了过去。

  时朔甚至连眼睛都来不及眨,就看到这片叶子从他的眼前飞过,“铮”的一声击打在刚刚被他扔掉的令牌上。

  完成这一击之后,叶子像是失去了灵气的支撑, 完全瘫软在地上, 完好无损。反倒是那块被击打的令牌, 在时朔看过来的瞬间,变成了碎片。

  其中一道碎片因力的作用,横空飞来,擦过时朔的脸颊,笔直向前,最终嵌入在母碑“谢灵台”的名字旁边。

  金光散去,点点光亮如同听到召唤一般,重新涌入谢灵台的名字里。原本暗淡的名字像是被渡了一层金光,在上方隐隐浮现出一双冷淡的眸。

  轻轻一扫,便四下无声。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