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46)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46)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要不是他不喜争斗, 我估计他现在也好歹站在中心的位置。 当路段决在石碑上站定时, 他的面前金光闪过, 一道人影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对方头顶书生帽,身着青布衫,打扮极为朴素自然,他的右手高举,手中正握着一支笔

  “要不是他不喜争斗, 我估计他现在也好歹站在中心的位置。”

  当路段决在石碑上站定时, 他的面前金光闪过, 一道人影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对方头顶书生帽,身着青布衫,打扮极为朴素自然,他的右手高举,手中正握着一支笔,笔尖端正,遥遥指向路段决。

  当那个书生投影在母碑之时,路段决便动了。他将自己的扇子缓缓打开,扇子里的画面就这样呈现在众人面前。

  那是一幅栩栩如生的山水之作。它的水流潺潺,石山堆砌,在不远处,隐约可见炊烟袅袅,如梦似幻。

  周围的景物好似就在这么一瞬间变成了画中景。路段决摇着扇子,一步一步走近,他的口中缓缓吟出几行画中诗来。

  若是往常,陷入这般景色的人定会心神不守,按照路段决所做的诗行动。

  可偏偏,站在画中的书生依旧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他笑吟吟地听着路段决将诗念完,随后提笔写了一个“好”字。

  “好”字一气呵成。书生刚起笔的那一瞬间,周围便形成无数的气流,原本的画中世界像是承受不住这般激烈的气流碰撞,被破开了一个小口。

  画中的河流不再流动,就连炊烟也飘到一半就散了。当书生的“好”字真正成型时,甚至不用动手,路段决就被逼到了母碑台下。

  众人清楚地可以看到,他手里拿着的那把折扇已经碎裂开来,扇面上的河流小溪也失去了几分韵道。

  这只是一击!

  傲立在台上的书生将笔收起,他的衣襟没有丝毫混乱,在战斗结束的那一刻,他的身形便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母碑底部的名字再度亮起。这回,人们总算重视起来。

  “张探元。”

  有人一字一句地将这上面的名字念了出来。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显然并不知晓修真界曾经有过这么一号人。

  倒是一向沉默的叶今启开口道:“我曾经苦修,去过东南域的交界处,在那里我曾听说过张探元的名字。”

  叶今启的情绪很淡,但说到张探元的时候,面上也不由流露出几分动容:“在东南域的交界处有一个状元楼。那幢楼就是为张探元所建,他曾在此楼上喝酒吟诗,每吟一句诗,天地就变色。最让人觉得传奇的一点是,他曾经在一瞬间将沧海化为桑田。”

  沧海桑田,这是大自然最为神奇的造化。可如今有人却凭一己之力就做到了。

  一旁的胡不凡补充道:“他的道跟路段决的有点像啊。”

  确实,两个人都是以书画为攻击的手段,不同的是张探元是提笔做诗,路段决是以扇为媒。

  他们在一瞬间明白,这是这个小秘境给他们的回馈。

  一时间,人们跃跃欲试起来。

  母碑是按照顺序有条理地进行着。上母碑比赛的人,他们身上或多或少都有属于自己的傲然。可这股傲劲,在对上母碑上的投影后,便荡然无存。

  一击,只需要一击!

  无论是谁上去,用的是怎样的攻击手段,没有人能逼得投影上的人使出第二击。

  众人深刻体会到盛世天才们的强劲,甚至有人从母碑上走下时,眼神茫然,口中喃喃道:

  “这真的是盛世天才的水平吗?这样的天赋放在现在,算得上最顶级的天骄了。”

  没有人反驳他的话,就连位于方鹤身旁的天骄们都沉默不语。他们的目光落在石碑的底部。现在红橙黄绿四种颜色的令牌几乎都上了,可不管哪一个人上场,母碑派出来的人永远在底部徘徊。

  刻在母碑碑身上的名字,根本就没有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这样的差距,让上台过的众人有些不甘心。他们此刻还留在这里,就是想看看位于中心端的天之骄子们,他们的能力和水平。

  当又一个人从母碑上下来的时候,方鹤手中的青色令牌就散发出些许的光芒。令牌的光芒耀眼而又夺目,一瞬间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与此同时,母碑上面金色的文字也显现出来。在碑身最靠边的一个位置,一个名字缓缓亮了起来。

  “位置变了。”

  有人高喊出来。石碑底部到石碑靠边,这两个地方距离虽然相距不长,但明显就是一个质的蜕变。

  谁都没有想到,引起这场蜕变的不是中心圈的金丹中期的人,而是一个炼气期的阵法师?

  众人的目光霎时都集中在了方鹤身上,方鹤面不改色,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走上了母碑。

  在他的身后,元北过Y_in阳怪气地说道:“这种狗屎运都能让他碰到,估计是石碑底部的名字都已经上过了,所以才让碑身上的人物出马。”

  这个解释好像比他们猜想的更让人信服。

  母碑的触感很硬,方鹤踩在上面,都能感受到历史的厚重感。上面有各种剑痕和刀割留下的痕迹,上面的灵气几乎快要淡化。

  方鹤的目光笔直向前,落在他正前面的投影处。投在他面前的身影淡淡的,他穿着华丽的长袍和繁华的装饰,装饰上有许多晶莹剔透的小碎石。

  方鹤一眼就认出来那些小碎石便是灵石,而且是纯度很高的上品灵石。他恋恋不舍地将目光移开,最终落在了对面的人手上。

  对方的手上拿着一个扁圆扁圆的东西,上面刻画着看不懂的阵法,但方鹤一眼便认出那是阵盘。

  几乎在一瞬间,周围的景物发生了变化。方鹤抬眼,发现此刻自己所在的位置已经不是森林中央,反倒又回到了补习班内。

  或者说是地球上的补习班。

  方鹤朝着窗外望去,天空还是跟他穿越前所看到的那样,呈现深紫色,门口的大街上依旧传来几声疯狂的狗吠声。

  一切好似都被还原。

  方鹤眨了眨眼睛,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走到补习班的走廊上,走廊上的书本已经被来上课的孩子翻乱了。他腾出手来开始整理,脑海里回忆起书中的内容。

  偶尔不记得里面讲的文字了,他还会饶有兴趣地翻开再重新回顾一遍。

  方鹤在幻阵里怡然自得,可在母碑旁围观的人眼里,两个人就这样站在上面一动不动。方鹤的神情呆滞,好像已经迷失在了阵法里,反倒是站在他面前的投影,悠闲地开始整理起自己的衣领,漂亮的眉眼里透露着是生死的淡漠。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