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3)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3)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方鹤一时不查,被呛得咳嗽了起来,白净的面容上浮现出两朵红霞。他一边咳一边盯着手上的纸,从花边到里面的字迹,越看越觉得眼熟。 这好像就是之前补习班的书。他还记得几天前有小朋友把一本书撕坏了,从里面撕下一

  方鹤一时不查,被呛得咳嗽了起来,白净的面容上浮现出两朵红霞。他一边咳一边盯着手上的纸,从花边到里面的字迹,越看越觉得眼熟。

  这好像就是之前补习班的书。他还记得几天前有小朋友把一本书撕坏了,从里面撕下一张纸,特意找他承认错误过。现在看来就是这本了?

  现在被系统一搞,成了修真界的教科书?方鹤一脸懵逼。

  这边的动静太大了。时朔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他那,抬眼看了一眼方鹤手里拿着的纸问道:“这是什么?”

  “你的教科书。”方鹤伸手一拍,拿着这张纸的手就这样按在了时朔的胸膛上。纸上的灰尘还未被吹干净,就这样全部粘在了时朔的衣襟上。

  时朔脸一黑,看都不看一眼,便直接拎起纸的一角往旁边一扔,随后朝着方鹤问道:“第一节 课怎么上?第一步是不是要修复我的金丹。”

  方鹤摇了摇头,指了指那张被扔到角落里的纸:“不,第一步你要把这张纸上的灰尘弹干净。”

  时朔拒绝:……

  方鹤并不管时朔的脸色。他打开教室的门走进去,拿起放在一旁的粉笔转身在黑板上写下大大的两个字:劝学。他不怕时朔不按照他的要求做。

  因为这个奇怪的地方、奇怪的制度以及奇怪的要求就是时朔内心隐秘期待的最后一根稻C_a_o。毕竟,一个万念俱灰的人不可能随时背着一把巨剑锤炼自己的R_ou_|体。

  如果他没想错的话,时朔他还在期待着,或者说等待着一个奇迹的到来。这也是为什么,方鹤愿意把他带上二楼,给他一个体验课的机会。

  果然,没过多久,时朔就打开门,怒气冲冲地走进来,将纸重重地拍在方鹤的面前:

  “你故意的,这些灰尘根本就擦不掉!”

  方鹤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低头看了看,不由地噗嗤笑出了声。

  那张纸呈现两极分化。第一句话擦得特别干净,白色的底没有任何一点污渍,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的一点一墨。而剩下的内容,都被厚厚的灰尘遮住,怎么刮都刮不开。

  对于这个现象,系统高冷的在旁边备注:体验生教材。

  方鹤轻咳了一声,完美地布置了今天的课堂任务:“那今天在正式上课前,先将这两句话读个一百遍吧。”

  一百遍?

  时朔忍着气,将背上的剑解下放在桌上。他倒是要看看,这张纸究竟有什么花头。

  上面唯一可以看清的就只有一句话——“君子曰:学不可以已。”这句话简单明了,时朔一看就明白,这是说:“学习不可以停止。”

  他咳了咳,轻声朗读。君字才刚开口,就听到“砰”的一声。一段透明的长条就这样狠狠地拍在了桌面上,把他吓了一跳。紧接着,方鹤的声音就从他的头顶传来,厉声呵斥道:“读得大声一点。”

  时朔只能昂着头,将嗓音抬高了一个度。

  方鹤满意地点了点头,拿着尺子绕着时朔走着。一旦时朔有开小猜的迹象,便会有一把尺子从天而降,让他警醒。这样一来,时朔读得非常憋屈。

  他可以自由活动的空间非常狭小。前后都有桌子把他挤在那里,长腿委屈地缩起来,怎么摆放都不舒服。再加上那一句话反反复复念,把他念得有些烦躁。他宁愿拿起剑挥砍数千次,也不愿意拿着这本书反复阅读。

  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有这个念头的时候,方鹤的尺子总是恰到好处地落下。这样重复几次后,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心态正在放平。

  不似以前那么焦躁。

  他的声音也平缓了很多,就连注意力都集中了。他甚至开始思考这句话的潜在含义,不断反复分解。渐渐地,他仿若进入了一个奇异的世界。

  万千山河,有一个留白的身影在踽踽而行,大道至简,都仿若融入在他的一言一行之间。

  时朔略有所悟,但还没等他细究,一丝灵感便消失不见。他只能再读,再想,再看。这样,他越读越大声,越读越响亮,很快,整个教室里回荡着琅琅读书声。

  与此同时,在系统的帮助下,方鹤能清楚地看到隐藏在时朔体内的那根断裂的火灵根在缓慢生长。时朔每读一下,它都会颤抖地跟着生长一点。这一点虽然微不可查,但是在几十遍的朗读下,总算可以用R_ou_眼察觉。

  时朔显然也意识到了这点,他将手上的纸拿着更紧了,不再嫌弃上面挂着的灰尘。他的眼中洋溢着欣喜的笑意,神情不再是讥诮,仿佛暗色的世界里被注入了一道柔光。光并不是很亮,但也能照亮前方的一寸土地。

  然而很快,一百遍就读到了。时朔的嗓音已经变得沙哑无比,说一个字都变得极为困难。方鹤出去,走到饮水机旁给倒了一杯水递给了他,制止了他想要再继续读的念头,将纸拿来放在讲台上。

  时朔的心情显然很激动,他一边喝水一边抚摸着摆放在桌上的佩剑。点点水滴从杯中洒出,落在本就沾满污渍的衣襟上,将衣服弄得更加狼狈。他却丝毫不介意这些,匆匆忙忙将这杯水喝下,随后连忙开口问道:

  “这张纸多少钱?无论花多少钱我都买了!”

  方鹤拿尺子轻拍了他一下,凉凉地说道:“我们这里是补习班,刚刚是体验课。要想继续上课读书,请付钱。”说完,他指了指一早被时朔扔在一旁的蓝色小纸团,示意他看。

  时朔楞了一下,费力地打开它,发现上面写着:“储物袋内全部身家。”

  全部身家!

  时朔一想到之前的奇迹,一咬牙,将自己腰间的储物袋拿下来放在方鹤的桌上,心痛地说道:“点吧点吧。我有的是钱。”说这句话的时候,时朔满脸心痛,五官都挣扎着扭到了一起。

  贫穷的Y_in影,深深地笼罩在他的头上。一想到一进来之前,自己曾经昂首挺胸牛逼地说自己有钱。时朔恨不得回到那时捂住自己的嘴巴。

  那可是自己的全身家当!

  想到之前嘲讽公约说的话,他恨不得把自己塞回去。

  悔不当初!

  方鹤可不管那些,他低头查看了一眼,立刻被那闪闪发光的灵石闪瞎。他美滋滋地收了起来,从衣兜里掏啊掏,掏出了一个公章。这个公章是在前台找到的,本来印着是原来补习班的名字,现在也被系统一并改造成了修真补习班这五个字。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