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书城-热门排行榜全本免费小说阅读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修真小说 >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20)全文阅读

我在修真界开补习班(一)(20)

时间:2019-07-29 20:59 作者:远鲸 标签: 强强 爽文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点击:字体: [超大 ]
导读:也就是说,百年之内唯一一个天赐天赋的锻造师,就是面前这个不到他半身腰的七八岁孩童! 地摊摊主嘴角微微一扬,低下身来好声好气地说道:小朋友,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听到这句话,方鹤嘴角的笑容瞬间消失,气呼呼

  也就是说,百年之内唯一一个天赐天赋的锻造师,就是面前这个不到他半身腰的七八岁孩童!

  地摊摊主嘴角微微一扬,低下身来好声好气地说道:“小朋友,你愿意拜我为师吗?”

  听到这句话,方鹤嘴角的笑容瞬间消失,气呼呼地看着面前男人的背影。

  不可能!不可以!想得美!

 

 

第14章 

  陶乐乐的胆子一直很大。

  在这样莫名其妙的情境之下,他居然能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下巴微抬,举止间带着倨傲感。他轻轻地抬步,跨过门槛,生出一只手指在地摊摊主的面前轻轻摇晃,目光漫不经心地向后望去,嘴上说:“我有师父了!”

  师父?

  地摊摊主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小孩子撒谎就是经不得推敲。哪有师父在徒弟这么关键的时候不出现在身旁的。他的灵识不会骗人,房间里至始至终只有眼前的小孩一人。于是他微眯着眼,笑着说道:“你可知道我是谁?”

  陶乐乐摇了摇头。他的目光触及到方鹤的身影时,心中的忐忑不安一瞬间便平静了下来。他的目光又重新放到了地摊摊主的身上,感兴趣地问,是谁。

  “我,中央大陆宗新远。”

  听到这个名字,人群里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宗新远这个名字他们可不陌生,中央大陆很多天骄都与其关系密切,他们手中的兵器都是请对方为他们量身打造的。更有传言说,每年流向各大域的稀世兵器,都出自他之手。

  他是当之无愧的锻造宗师。

  曾经,各大域的锻造天才不远千里前来拜师,想要拜入宗新远的门下,但都被他拒绝了。但他有个怪癖,每拒绝一个学生之前,他都要亲自教导一番,少则一炷香的时间,多则几天几夜。被他教过的学生,都大彻大悟,炼器能力突飞猛进,一越而上。

  按照他的话来说,这是对求学者的馈赠。

  因此,即便宗新远“拒绝”之名流传甚广,每年依旧有源源不断的天才弟子送上门来。

  但很可惜,至今他的门下空无一人。

  众人没有想到如今,他们能见到对方收弟子的那一幕!他们目不转睛地盯着打开房门的小朋友,看着他“呆头呆脑”的样子,恨不得按住他的头替他答应这件事。

  可偏偏,那个小孩一脸“关我屁事”的表情,把他们气得可以。

  陶乐乐却不管众人的想法,他已经耽搁在门口太久了。他不耐烦地朝着宗新远点了点头,随后从他的旁边溜了过去,迈着步子向前走着,随后一把扑入方鹤的怀中。

  方鹤在一旁看了很久的热闹。他摸了摸陶乐乐的头发,随后从袖口处拿出一块手帕,在陶乐乐的脸上擦拭起来。厚厚的烟灰抹去,露出白嫩的肌肤。他忍不住戳了戳,发现自己就好像戳在一块豆腐上。经历过灵气的洗涤,陶乐乐的肌肤更加水嫩了,就连那双眼睛里的灵气都快从里面溢出来。

  这是一次蜕变。即便陶乐乐不说,方鹤也能从他的眼中看出喜悦来。

  方鹤忍不住笑了笑。

  站在一旁的宗新远此刻倒没有被忽略的不适感,看到两人的互动后,他恍然大悟,随后笃定地对着方鹤说道:“你是他的师父。”怪不得,今天晚上,面前这人在他摊位上买的材料这么少。就算他提醒了,对方也依旧坚持。

  原来不是因为钱少,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弟子的能力。

  他知道,仅凭这么点材料,自己的弟子便能入道!

  这是何等的魄力以及自信,宗新远自觉自己还做不到这种地步。他眉眼一挑,目光紧紧盯在方鹤的身上,神情举止之间自有一派写意风流。他放缓声音,耐心地问道:

  “你叫什么名字,你也是炼器,不如我们来比比?”

  宗新远顿了一下,看到对方的目光终于从孩子的身上移了过来,放到了他身上。他微微一笑道:“谁赢了,谁就更有资格当对方的师父!”

  天赐天赋的炼器天才!

  宗新远光想到这个词,心脏就忍不住跳动了一下。今天,即便要被人说打压新人、后辈,他都要把这个徒弟抢过来。见识到双方水平的差距,哪怕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也该知道自己该选择哪个人了。

  方鹤站起身来,他的手已经被陶乐乐牢牢地攥住了,那双眼睛水汪汪地盯着他,好似只要他答应了,他就有脸在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哭出来。

  见到陶乐乐这样怂怂的模样,方鹤弯了弯眉眼。他掐了掐陶乐乐的小下巴安慰了一下,随后抬头望向宗新远道:“我是方鹤。”

  方鹤。

  众人将这两个字在自己的大脑里转了一圈,发现自己从未听过这两个字。就连相似的面容、年龄,在熟知的炼器师里都找不到一个符合要求的。

  这人真的是炼器师吗?

  下一秒,方鹤便解答了他的疑问。他风度翩翩地站在那里,广绣长袍无风自动。

  他轻轻一笑道:“比试,比试什么?我是阵法师。”

  这是方鹤出发之前想到的身份。他的黄粱一梦,从侧面来说,更像是一个阵法,随他心意变动。因此,他把自己比作阵法师也毫不过分,甚至说很贴切。

  但这句话在众人眼里便觉得有些好笑了。

  一个阵法师!去教一个天赐天赋的炼器天才?

  这是他们听过的最好听的笑话。然而偏偏这样的事情却发生在他们的面前,这是一件事实!

  只要是修士,都知道术业有专攻。有一个好的师父,便相当于踩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师父会告诉你,弯路是什么,之后会遇到什么样的挫折,你要怎样去面对。而若自己独自一人修行,那就好比盲人摸象。在相同的条件下,你走一步,别人已经走了百步不止。差距就是这样形成的!在众人眼中,阵法师教的炼器师,结果和一人修行没多大差别。

  就连宗新远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他先是一愣,随后眼睛微微下瞥,势在必得地对着陶乐乐说道:“现在,你应该知道选谁了吧。”

  一个阵法师和宗新远,当然是选择宗新远啊!

  众人痛心疾首。

  可偏偏小孩子不懂事,扬头看了一眼宗新远,随后摇了摇头说道:“你还不够。”陶乐乐的语气颇为真诚,但此时此刻,这种真诚无疑是一个打脸!

------分隔线----------------------------